更多栏目

历史追踪
遗迹探寻
人物专访
历史文献
专著推介
资料荟萃
英雄事迹
大事记
纪念活动
老干部书画作品集
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栏目 >  英雄事迹
英雄事迹

碧血染红粤赣边

发布日期:2019-09-06 | 浏览次数:

谨以此文纪念罗屏汉同志壮烈牺牲83周年
碧血染红粤赣边
——罗屏汉同志壮烈牺牲过程调查纪实
朱思群   丘新梅         
    [按语] 罗屏汉同志壮烈牺牲已过去83年了,而他的牺牲过程一直众说纷云,始终是个谜。笔者经过认真研读有关党史资料,特别是《烈火忠魂》和罗屏汉司令员的贴身警卫员潘秉星(已故)的《回忆录》、兴宁党史办原调研员罗梅腾(已故)、咨洞村原党支部书记丘和顺(已故)、咨洞村原民兵营长兼治保主任丘鉴番(已故)、大福村咨洞社原社长罗晋兰(已故)、大坪公社(区、镇)原党委常委周沐明(90岁)、罗屏汉纪念馆馆长罗作涛(80岁)、大坪镇农业站原站长陈泉云(65岁)、陶坑村民朱月文(56岁)和径口村民曾福古(88岁)、曾金祥(70岁)等人的回忆佐证和实地调查核实,终于把这个尘封八十多年的谜团解开。
     此举旨在通过对罗屏汉同志牺牲过程史实的挖掘整理,使大家特别是青少年一代,进一步认识了解罗屏汉同志的英雄壮举和崇高精神,从而激发国人爱党爱国热情,缅怀先烈,不忘过去,珍惜今天,创造未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罗屏汉同志牺牲过程纪实

     1935年7月上旬,罗屏汉(中央分局后方留守处主任、闽粤赣边游击纵队司令员)按中央关于“加强东江特委领导”的指示,率领小分队红军战士和游击队员,从中央苏区江西出发,一路拼杀,南下广东。
     7月6日傍晚,罗屏汉带领队伍到岐岭稍事休息后,立即夜奔二架笔,只停留了两天,敌人又包围上来。经过商量,罗屏汉果断地说:“到龙川赤岗去,与古大存领导的队伍在东江汇合!”。于是,罗屏汉派曾佳昌等人押送4个土豪到园田,他带领罗亚彬、潘秉星等12人,饿着肚子走到有苏区基础的布骆村。但由于连环保甲搜捕,罗屏汉等冲出层层封锁,专走山路、夜路,连夜走到大坪与龙川交界的径口村宿营。罗屏汉派曾三妹(女游击队员,径口村人,在突围中牺牲)回家去做饭。曾三妹便叫老关系户曾火生帮忙买菜(此时曾火生已成“内鬼” ,后被处决)。他利用买菜之机纠集伪自卫队长曾开清和副队长曾观生,分头密报东坑、园田、大坪、兰亭的匪军及附近后备队;当地民团又带领陈济棠第三军军长李扬敬部的兵马,共约有四、五百人。罗屏汉一经察觉,即命令突围。
      天蒙蒙亮时,山下前来“围剿”的敌人密密麻麻地向整座大山包围上来,并传来敌人的喊话声:“山上的罗屏汉先生,你听好了,我知道你没有几个人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下山来,保证不向你们开枪。罗屏汉先生,你是共产党的高官,蒋委员长说欢迎你投诚为党国效力,你和你现在的部下都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请你考虑考虑吧……”。 大敌当前,罗屏汉司令员镇定自若地对全体队员作战前动员说:“同志们!这一次我们是铁定打不过了,我看山后暂时还未被围住,为了争取时间,保存革命力量,等我命令一下,大家就分散向后山缺口撤退,能走一个是一个,突围后立即到龙川大塘肚集结!” 。没等敌人喊完,罗司令一声令下:“打!”,队员们的子弹一起射向那个喊话的敌兵,敌人也立即向我们发起进攻,子弹如雨点般扫射过来。在这危急时刻,罗司令面对凶恶的敌人,指挥队员奋勇还击。眼看敌人就要围拢上来时,罗屏汉一声令下:“撤!”,队员们便分散向后山撤退。


     这场短兵相接的激战,终因寡不敌众,我队员当场壮烈牺牲8人、被捕和逃散2人。罗屏汉身上挂了花,带着潘秉星且战且退,选择往荒无人烟的赖麻圹朝龙川方向走,欲从赖麻圹通过乌高圹往东山下,在当时应是最安全的路线。当他们走到乌高圹的时候,听到前面山上传来军号声(原来是咨洞村周屋的周南英,当时十八、九岁,常在山上练习吹军号,已故),罗屏汉听到军号声,误以为这里已有国民党兵大营驻扎,只得往相反方向走。两人便佯装赶集的群众赴大坪圩,当他们走到灵玉围与周屋排之间的田塅时,该村大恶霸地主周长凤的“鼎新别墅”(后改为“朝阳楼”)炮楼里的民团队员周昭强(在大坪达务学校读书时与罗屏汉是同学)一眼就认出罗屏汉并大声喊:“罗屏汉!罗屏汉!”。民团头子罗永苑(笑名白毛公,解放后被公审处决)问:“哪个是罗屏汉?”,周昭强即答:“前面的那个就是罗屏汉!”。紧接着,民团的机枪、步枪一齐朝他们开火,罗屏汉的脚后跟和身上多处受伤。他眼疾手快,从腰间拔枪还击,打伤了机枪手(那炮楼窗角的枪洞至今还清晰可见)。潘秉星亦已挂花,速度慢了下来,他忙背起罗屏汉往田埂上跑。罗屏汉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战友的安全和文件的重要。便对潘秉星说:“放下我,你快走,我来掩护!”,但潘秉星也是“犟脾气”,不忍心自己单独离开,他也是唯一这次不听罗司令的话,就是不肯把他放下说:“我们是拜过天地、发过誓的兄弟,要死一块死!”。罗屏汉还是以国家和民族的大局利益为重,要保存革命的种子。他恳切地大声说:“不行! 能保存一个是一个,你快走!这是命令!”。这话当时在不远处放牛的罗晋兰(时年12岁,已故)生前回忆说:“声音很大,我听得清清楚楚。”潘秉星二话不说,背起罗屏汉一口气跑到长尾坑雷打塘坳上时,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放下罗司令,以身体护着他一起向鸽池村方向走去,罗屏汉也常把潘秉星按倒以避开敌人的子弹。
     虽然他们都已多处负伤,仍不停地转身向背后的追兵还击。就快到达山坳时,潘秉星突然大腿连中数炝,其中一枪打在胯下关节处(这一枪使潘秉星终身致残),他一下软倒在地。罗屏汉忙转身用肩膀架起潘秉星,潘欲挣扎开来垫后掩护,说:“放下我!你快走啊!”。话音未落,潘秉星背后又中一枪,嘴里还吐出一口鲜血喷在罗屏汉的肩膀上,染红了罗屏汉的衣服,然后就昏了过去。罗屏汉吓了一大跳,忙把驳壳枪往腰间一插,硬把潘秉星扶起来,忍着伤痛一瘸一拐地往山顶爬去。到了山顶,罗屏汉忙把潘秉星放下,撕心裂肺般地大声呼唤:“秉星!秉星!你醒醒,你可不能死啊!……”。潘秉星在罗司令员的呼唤声中神奇般地苏醒过来,还不停地喊:“快走啊!快走啊!”。罗屏汉喜出望外,禁不住流下两行热泪!他掀开潘秉星后背的伤口察看,只见弹痕不是很深,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此时,罗屏汉看见山背有一个高过人头的蘖头蓬,便把潘秉星向那蘖头蓬一推,以让他“赞”下去,等确定看不见潘秉星身影时,罗屏汉便朝相反方向走去,把敌人引向另一个山头。真是:
     战场上一瘸一拐体现纯真兄弟爱;
     生死间一掩一推彰显伟大战友情!
     潘秉星大难不死,在罗屏汉的掩护下,以他自己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而成功突围。后来他在江西省寻乌县历任民政局干部、革命纪念馆馆长、省政协委员。他曾回忆说:“为感恩罗司令员,逢年过节他都要在上横位置多摆一个座位、一副碗筷、一个酒杯,是专为罗司令员而设的,终生不变。“文革”中,潘秉星因此而受到打击坐牢,其罪名竟是“罗屏汉司令员牺牲了,而你这个警卫员没有牺牲,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当罗屏汉走到咨洞村与鸽池村交界的三支公坳背时,眼看就要被敌人追上,他便机智地将一支没有子弹的驳壳枪扔出远处,几十个追兵即去哄抢,以此赢得时间。当罗屏汉退到鸽池村龙池甲大坳山窝里一个地坟时(据罗永苑公审时交代:“我带着几个民团队员快追上时说:看来罗屏汉已经没有几颗子弹啦,不要开枪,抓活的,蒋委员长定会重赏!”),又以墓碑做掩护,先朝第一个冲上对面山顶的罗永苑当头一枪,这家伙命不该绝,只打飞了帽子,而后连续打倒几个追兵。終因脚跟和身体多处受伤流血不止,他怒视紧追而来的敌人,毅然将这最后一颗子弹射向自己壮烈殉国而久未倒下!国民党追兵看到罗屏汉这形态非常惧怕,不敢贸然接近。正是:
     英烈雄姿势惊天,勇士壮举敌胆寒;
     为整世界舍生死,碧血染红万重山!
     国民党兵何排长命令机枪手一通扫射后才敢上前确认,然后夺过在附近种番薯妇女的锄头,残忍地把罗屏汉的颈脖锄断,又用蔑条串着罗屏汉头颅由两人抬至大坪圩,悬挂在大坪乡公所(后改建为礼堂现为大坪文化广场)门口的榕树上,又将其躯体捆绑在木梯上靠在榕树头下一齐示众。据目击者说:“罗屏汉颈上血肉模糊,身穿的白衬衣全是凝血,令人害怕!” 。 那天是农历六月初九大坪圩日,各个路口到处是“白狗子”盘查抓人。


      据陶坑村民朱月文(56岁)回忆其母罗六凤(已故)生前常说:“ 那天是圩背日,我在你外婆家(祠堂村福宁围)屋门口亲眼看见两个当兵的用竹篾串着罗屏汉的人头,说要送到罗岗去,头发是西装毛里,后面跟着一大队人马。听说是罗岗圩日(逢农历二、五、八日)在榕树上示众后又送到兴宁县城去了。”
     罗屏汉的人头从罗岗送到兴宁县城后,国民党政府就用铁笼子装着,悬挂在兴城东门的城楼上示众了7天,四个城门都有“白狗子”轮流守着盘查抓人。一时间,整个兴宁城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罗屏汉的头颅送走后,其躯体则由我地下党安排,深夜抬回径口村,秘密掩埋在村后黄圹坑的半山腰。解放后,径口村党支部书记曾祥初(已故)和老党员曾永祥(现年70岁)制作了一块水坭板,上刻“屏汉烈士安息处”。而后,每任村支部书记都要到此处作为移交事宜。


      据黄坑村的丘亚贤(已故)、丘丙兴(已故)老人生前回忆说:“当时只看见一个人(后来才知是罗屏汉的警卫员)从车田背后的山上跑到黄坑村尾的丫叉圹时,先下去小河里洗净身上的血迹,再撕下自己的衣服包扎伤口,然后才往龙川方向去的。 ” 
    事后,大坪乡绅和民团头子在大坪乡公所摆了15台“庆功宴”,所花的1500块大洋硬逼罗屏汉的父亲罗仲翘(别名贊文,号次皋,1947年12月逝世)付账。还威逼久安围的亲房伯叔送几担米酒供他们饮用。罗父无奈地卖掉家中的3亩良田和罗岗圩的万安堂药店及大坪圩的3间茶亭才勉强凑齐付清。
     至此,这个尘封八十多年的谜团终于解开。有诗为证:
     八十三年傲苍穹,天地含情念罗公;
     青山深处埋忠骨,英名长留青史中!
       
      后记:为了这一历史事实的还原,在反复调查、核实、佐证形成材料过程中,我们在结合大量阅读相关罗屏汉的党史硏究资料的基础上,还分别向关心、关注此事的大坪乡贤征询意见。先后有周沐明、罗作涛、黄波、陈泉云、丘国华、杨锟发、罗春辉、杨立权、朱文龙、杨林、钟运强、罗荣华、罗伍秋、朱月文和径口村的曾福古、曾金祥等老领导及仁人志士,大家都能以“主人翁”的姿态,要求史实严谨文字表达力求准确,不断提供情况和提出修改补充意见。借此机会,表示谢意!
     这份史实材料,不仅使这个尘封八十多年的谜团揭开,而且实现了兴宁党史办原研究员罗梅腾、原梅州市老促会领导罗建灵等众多得力乡贤及老前辈的夙愿,也实现了周沐明等历代老领导的殷切期望,同时也丰富了兴宁党史和地方志的内容,同时也是对罗屏汉英烈家属和亲人的最好慰藉!这是我们大坪革命老区和兴宁、梅州乃至广东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希望大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使之继续发扬光大,以告慰罗屏汉司令员的在天之灵!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粤ICP备13045464号
Copyright © 2013-2019 抗美援朝历史研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baiyening@126.com 地址:惠州市演达大道12号海燕玉兰花园E栋2层21号 邮政编码:516000
共有 人访问过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