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志愿军和月亮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0:59:23 人气:96

志愿军与月亮,咋听起来,两者似乎是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然而,作为当年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百余万志愿军,上自司令员彭德怀,下至每一个普通战士,莫不对月亮有着深厚的感情!功不可没的月亮,照亮着志愿军夜间行军、晚上打仗!在朝鲜,面对现代化武器装备的美国侵略军,我军除了步枪等武器外,还得加上月亮!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作战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多数战役和战斗,都是在月亮下进行。所以,月亮同志愿军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美军的太阳   志愿军的月亮
1950年10月19日傍晚,夜幕刚刚降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率领下,先头部队第38军、39军、40军、42军和3个炮兵师分别从安东、长甸、辑安三个市、县边境的鸭绿江渡口,悄悄地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总计二十六万人。
为严守志愿军出国作战行动的军事秘密,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明令:“渡江部队每日黄昏开始,至翌晨四时停止,五时以前隐蔽完毕”。这种夜行、昼宿的行军和作战行动,入朝参战过的志愿军指战员们都十分清楚:白天是敌人的,晚上是志愿军的。正因为如此,志愿军指战员对月亮才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月亮走,我也走,我去朝鲜把敌揍!”一首新儿歌,在年轻的志愿军口中哼唱起来。在月光下,他们边哼儿歌边行军。志愿军伴着月亮,月亮照着志愿军。月亮同志愿军,似乎成了不可分开的亲密伙伴!月亮啊,您在志愿军心中永远难忘,你是志愿军心中的有功之臣!
近战、夜战,是志愿军对付强大美军的重要战术。而月夜则是志愿军进行夜战歼敌的最好、最佳时机。对月亮最有兴趣、最有研究的,莫过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志司的其他几位指挥员。美军的太阳,志愿军的月亮,各有各的偏爱。美军一遇到有月光之夜就头疼,就心惊胆战,他们把月亮称作是“志愿军的月亮”。敌人知道月亮不是他们的,他们害怕有月亮的晚上,害怕志愿军的夜战,害怕志愿军夜晚摸营。
五次战役胜利  月亮功不可没
第一次战役(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
首批入朝的志愿军战士们都还清楚地记得:刚入朝那几天,一到夜晚,朝鲜夜空都是秋月高悬。入朝第6天,志愿军第40军118师一部在开进中于温井的两水洞、丰下洞地区与敌遭遇。该师先敌开火,将敌歼灭。时间是1950年10月25日。当晚刚好是农历九月十五日,正是月圆之时。月光下,志愿军就打响了第一个胜仗,歼灭了李承晚伪军第6师1个营。这一天,从而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纪念日。
11月1日傍晚,为打击敌人的侵略凶焰,志愿军第39军以8个步兵团和两个炮兵团的兵力,采取白天隐蔽、入夜发起攻击的战法,向云山之敌进行围歼。这天是农历九月二十二日,正是下弦月出现的时间。战士们利用月光将敌人包围。该军另一支部队借助月光,冲入云山镇内。此时的敌人,压根儿也没估计到向他们作战的部队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由于志愿军对敌实施近战、夜战,敌人的优势火力不能充分发挥。战至午夜,尽管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进行突围,却也没有完全得逞,终被首批出国作战的志愿军第39军消灭了1800人,并击毁和缴获敌坦克28辆、火炮190门。战果辉煌!
志愿军在朝鲜对敌进行夜战,利用月光打仗,这是因为朝鲜战场敌强我弱,再加上我无空军掩护的特定情况下所为。这一点,正如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所说:“我军没有制空权,敌机白天轰炸得很厉害,我们只能靠晚上打仗。我军在有月亮的晚上,也更能发挥志愿军的夜战优势,所以打仗选在晚上,且又是月圆前期。如选在月圆时攻击,仗越打月亮越小、越暗,因此最好选在月圆前几天。这样,打到战役高潮,月亮正好最园、最亮!”
洪学智的话,充分说明志愿军打仗为什么要利用月亮和利用什么时候的月亮来作为战役或战斗发起的原因。对此,彭德怀司令员也费尽了脑筋!
第二次战役(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
彭德怀决定发动第二次战役,战役的发起和终止时间他同样选择有月明之夜进行。11月25日,正是农历十月十六日、星期天。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由于十六日正是月圆之时。战役结束的12月24日,正巧又是农历十一月十六日,同样是月圆之时。可见彭德怀对月亮的“研究”十分到位。我们敬爱的彭老总,真的堪称是一位研究月亮的“专家”!
第二次战役发起前一天,志愿军第38军奉命攻打德川之敌,时间是11月24日深夜。这天是农历十月十五日、星期六。当晚,月明星稀,前沿阵地十分沉寂。第38军军长梁兴初命令该军侦察科科长张魁印及该军113师侦查科科长周文礼带领一支600人的先遣支队,冒着风雪偷渡大同江,查明敌纵深的兵力部署,并率队秘密潜入德川南面的武陵里,任务是炸毁德川通往顺江、平壤的公路大桥。
当天是农历十五日的晚上,月亮特别的明亮,正是侦查员们深入敌区侦察的极好机会。临走时,梁兴初对他们下达了死命令:必须完成炸毁大同江上武陵公路桥的任务。正是因为该军的侦察部队炸毁了这座大桥,和该军的步兵113师在三所里、龙源里实施的作战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战后,该师受到了志司和彭德怀司令员的通令表扬。
第三次战役(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
第三次战役的成功,也同样得力于月亮的助战。战前,彭德怀和他的几位副司令员又在一起认真“研究”起月亮来。此事,洪学智曾说:“我们看了一下日历是阳历12月底、1月初,正是农历十一月中旬,是月圆期。12月31日,又正好是月圆的前几天。如果错过这个时间,一直到1月上、中旬,就都是月亏期。天黑不易看见。再过一个月,月亮才又能再圆。”
看来,不仅彭德怀在“研究”月亮,志司其他几位指挥员也都对月亮认真“研究”。因此,才一致同意选定战役的发起日期应以有圆月期为佳。几位副司令员研究后,又会同彭德怀司令员一起研究决定第三次战役的发起时间。为此洪学智说:“彭总同我们研究后,便把第三次战役发起的时间定在除夕这天,即1950年12月31日的夜晚。”
这一天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正是下弦月时间,且又是星期天。为此,第三次战役的发动时间最后选定在12月31日的下弦月之时。此战发起后,我军借着月光,只经数小时即全线突破了敌人的三八线防线,随即,参战部队便向逃敌进行追击,并对在中峰、济宁里、东豆川、高阳和议政府等地之敌给予了严重打击。
尽管第三次战役不是在月圆之时发动而是在下弦月之时,但仍有月光。一名步兵通讯员名叫李君,他记叙了月光下部队向汉城进军途中的所见所闻:“月光下,我清楚的看到带队军人肩上佩戴着金晃晃的肩章,他身后的战士背的又是带刺的刀‘水连珠’(苏式步枪—引者注),有的战士还扛着有铁轮的重机枪… …后面的汽车和炮车,也在月光下迅速开到公路前面来了。不一会,忽然听到行军在前面的部队传出欢呼声:我军已经攻进汉城!汉城解放啦!”
第四次战役:(1951年1月25日—1951年4月21日)
志愿军发动第三次战役后,敌人对志愿军的作战特点和规律,包括战役发动的时间及志愿军利用夜战等战法都进行了认真研究。之后,敌人便集中东、西两线的美军7个师和英军两个旅、李承晚军9个师及其他仆从国军队共23万之众,于1951年1月25日开始全线反扑。
面对敌人的全线反扑,我军第四次战役便在这天发动,以便对敌予以沉重打击。这天是农历腊月十八日、星期四,仍属有月亮之时。志愿军一位副师长叫韩曙,他在1951年2月9日的日记中便记述了第四次战役在月夜下行军和战斗的情景:“战斗在汉江南岸的水原、利川和横城一线激烈地进行着。为此,我师奉命星夜兼程疾进,军令我师迅速赶到指定的地区准备投入战斗。在月光下,我们连续两个晚上依次渡过了汉江,并很快进入了龙门山区,沿着狭窄、险峻的山道行进… …”
第四次战役于1951年4月21日结束这天,正是圆月出现的农历三月十六日。由此看出,第四次战役的胜利也与月亮密切相关啊!
第五次战役:(1951年4月22日—6月10日)
第四次战役结束的第2天,即1951年4月22日、星期天,我志愿军发动的第五次战役又开始了。当晚是农历三月十七日,天上的月亮还是圆的。
这天夜晚,志愿军第十九兵团第63军一部,在月光下一举突破了天险临津江,消灭了李承晚伪军的第1师及英军第29旅大部。敌人慑于志愿军攻势强大,纷纷南逃。我军在月光下乘胜追击,迅即将汉城、议政府、加平、洪川、杨口等重要城镇和广大地区收复,歼敌23000人。29日,胜利结束了战役第一阶段攻势。
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始于5月16日。这天是农历四月十一日、星期三。此时,上弦月快完,离月圆的十五日仅有四天,月光是一天比一天明亮。借此圆月之时,我志愿军主力一部积极钳制西线敌人,激战6昼夜,使美军及法国营部,都在这次战役中受到了沉重打击。
参加过五次战役的志愿军第12军35师刘柏松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在月夜下该师部队进行加里山之战的情况:“5月17日晚上,月亮露面,我师103团2营3个尖刀班即从加里山两个山头打了下去。3个尖刀班当即摧垮了美国仆从军的法国营,结束了战斗。当夜,师长李德生为阻敌南逃,又令103团团长王西军立即组织部队切断敌南逃的洪杨公路… …根据王团长部署,1、3营各连战士在月光下马上挖好了工事,以迎接第2天到来的战斗。”
是的,每一个月夜,战士们都难忘啊!战士们忘不了朝鲜的月夜!这是因为每个月夜都会有仗打,每个月夜都给祖国人民带来胜利的消息!
月光助我与敌战斗  月亮与我同庆胜利
1951年10月22日,美军发动的秋季攻势结束,正是农历九月二十二日,在下弦月光之际,敌人停止了战斗。我军又利用月光进行敌前侦察活动。一名叫李顺贵的步兵连长记述了他们在敌前侦察的情况:“借着月光,营长罗印成率领我们连队班以上干部18人潜入敌阵前。月光下,我们看到130高地侧后布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地堡。月光下,我们又看见敌人从山冈上顺交通壕下来换岗。当夜12点,还看到山冈上的敌人大换班。敌阵地上的情况侦察清楚之后,同志们便在营长率领下,沿侦察的来路,顶着月光往我军阵地返回。然后研究第2天如何攻敌。”
1952年2月的一天晚上,战士刘义明正在哨位上执勤。他借助明亮的月光,看到两架敌机由东南方向飞到他所在部队驻地附近的玉女峰上空,敌机越飞越低。在月光下,他看到敌机从机身投了两个黑乎乎的东西。他以为是敌机投下的炸弹,可借着月光一看,只见那“炸弹”飘悠悠地直往下落,而且投下半天也没有听见爆炸声。刘义明猜想那投下的可能是敌特或是给敌特送的补给物品。于是,他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了队部。
很快,一支搜索部队便借着月光,踏着半尺深的积雪向玉女峰东南进发,最后终于找到了两个降落伞,还发现雪地上两个人的脚印。战士们乃沿着这两个脚印走去的方向向前搜索。月光映着雪地前面一座村子。刘义明和朝语联络员率先摸进了村。躲藏在村里的特务听有人进村,连忙钻进房前的草垛中躲藏。联络员向村里群众说明了来意后,一位阿妈妮用手指了指草垛,刘义明当即照着草垛打了两枪,高呼不许动!这时,搜索队的同志也赶到了村子,并对敌特进行了合围。两个敌特只好扔下手枪举手投降。一场月夜搜索敌特的战斗,终于结束。刘义明心想:要不是今天晚上的月光照明,哪有这玉女峰捉拿敌特的胜利!
1953年5月7日,为迫使敌人接受停战,中朝军队即以12个军的兵力向敌发起了强大的夏季反击战役。志司指挥员们对月亮出没的时间进行研究后,便选定在有月光的5月27日打响战斗。当天是农历四月十五日,正是圆月之夜。作战结束为6月16日。这天是农历五月六日,正是上弦月之时。对此,洪学智说:“1953年6月10日晚,弦月为弓,满天繁星,我军进攻的炮火准时开打,各种大炮齐声轰鸣,像春节放鞭炮似的响个不停,… …敌人的阵地燃烧成了一片火海,不仅地上腾起烟尘是红的,连天上翻滚的云彩也是红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正义之战,终于以我方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终。在打击美国侵略者的战争中,志愿军发动了几次大的战役及无数次中、小战斗,几乎都是利用月亮助战。月亮助我战斗,月亮助我胜利!我军的最后胜利,不能不感谢月亮!不能不归功于月亮!
1953年7月27日,这天是农历六月十七日,正是月圆之时。当晚,月亮似乎知道这场战争即将结束,因而月光好像比往常还要皎洁,还要明亮。月亮把它柔和而又明洁的光辉洒向朝鲜三千里大地,洒向志愿军的坑道、战壕。战士向书煌回忆当晚的情景说:“上战场以来,我第一次怀着这样的轻快心情欣赏这么美好的月色!我真没想到,这块曾经是战火纷飞的土地,如今竟是这么的幽静、美丽!此时,大家在月亮底下欢乐地跳舞,愉快地歌唱,直到东方已升起火红的太阳,大家还沉醉在战争胜利的欢乐和喜悦之中!”… …


(作者:郝  仆,原志愿军60军老战士)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