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断桥”百年话沧桑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1:00:46 人气:143

2011年11月1日,是鸭绿江上第一座大铁桥——今“鸭绿江断桥”建成通车一百周年。百年来,大桥历经世纪沧桑,见证了中国、特别是丹东的发展历史。如今,已成为鸭绿江畔“英雄城市”丹东的一座地标性建筑,是丹东对外宣传的一张亮丽的名片,是丹东旅游产业的一大景观,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在纪念大桥建成百年之际,回顾它的发展历史,了解它的今昔变迁,认识它的历史作用,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日本侵华建江桥

1868年10月23日,日本宣布改元明治,开始进行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改革,史称“明治维新”。明治政府确定了“强兵为富国之本”的“武国”方针,日本国力逐渐增强,谋划以朝鲜和中国为主要对象,进行侵略和扩张的“大陆政策”。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8月,爆发中日甲午战争,中国以失败而告终,清政府被迫于1895年4月17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1900年7月,沙皇俄国军队入侵我国东北。
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2月,日本和沙皇俄国为争夺在中国东北的权益,在辽东爆发了日俄战争。5月,为配合日军军事进攻,日本成立了临时铁道大队,决定修建安东(今丹东)至凤凰城间手压式军用轻便铁道。8月10日,未经清政府允许,日本临时铁道大队将轻便铁道改为窄轨(轨距762毫米)军用轻便铁道,并将铁道向奉天(今沈阳)延伸。
1905年7月,日本为了加快侵略中国东北,确定在鸭绿江上架设一座铁路桥。日本殖民机构朝鲜总督府铁道局组织人力对鸭绿江进行勘探。11月26日,日本胁迫清政府签订《日清满洲善后协约及附属条约》,规定将安奉轻便窄轨临时军用铁道改建为标准轨距(1435毫米)的永久性商业铁路。
1907年4月1日,日本在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移至大连,并于6月11日,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安东地方事务所,办理安奉线客货运输业务。
1909年(清宣统元年)8月,日本驻朝鲜总督府铁道局,在朝鲜新义州一侧,开始对鸭绿江大铁桥6孔的基础施工。8月19日,清政府与日本签订《安奉铁路节略五款》。清政府屈服于日本,承认日本对安奉铁路改建工程。
1910年4月4日,清政府被迫同意日本人在我国一侧接续建桥,奉天交涉使韩国钧与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小池张造签订《鸭绿江架设铁桥协定》,规定关于架设鸭绿江铁桥及两国火车、船只通过该桥的有关事宜。6月,日本在安东一侧开始进行鸭绿江桥的施工。1911年10月,安奉线改筑标准轨距工程和鸭绿江单线铁路桥工程同时完工,11月1日正式通车。此桥自1905年设计到1911年竣工,共用6年时间,总设计师是日本人,名叫山田龟治,后任鸭绿江建桥事物所所长。  
鸭绿江上这第一座桥梁为钢梁结构,上部钢梁为曲弦式,所用的钢梁从德国购进,建桥共使用中朝两国民工51万人次。桥长 916.85米,宽 11 米,中间铁路通道宽为5米,两侧人行道宽各为3米。桥共 12孔,其中有中方一侧5孔长为91.44米(300呎)和朝方一侧6孔长为60.96米(200呎)的简支梁,桥墩采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沉箱”技术,桥墩为钢筋水泥浇筑,外砌花岗岩石块。
鉴于当时鸭绿江水运发达,江桥采用了“开闭梁”式设计,从中方数第4孔为长93.7米的旋转式的开闭梁,开闭梁上方平台是旋转时的操纵室,下方平台是开闭梁旋转的机械仓。开闭梁以从朝方数9号圆形桥墩为轴,使用石油发动机为动力,通过齿轮轴上的9个直齿轮、伞齿轮啮合,驱动一个大直齿轮使单联钢梁平行旋转,并可调整反正转。开闭梁以朝方数8号和10号桥墩为支点,并在这两座桥墩上共设置4个机械锁开闭装置,开闭器与路牌回线连接,并在两桥台背后各60米处附近线路左侧安装固定信号,以便指示列车运行。开闭梁每天按规定时间开闭,启动前先将伸缩臂提起,开闭梁旋转90度,供船舶通过,按时还原关闭开闭梁后,将伸缩臂放下锁闭,确保火车通行安全。开闭梁每转动一次需用20分钟,超高大船经过时拉响汽笛,以示通过。那时,江桥每天的开闭时间是:5时30分—6时30分;8时30分—9时30分;12时30分—13时30分;16时30分—17时30分,江面冬季结冰期间江桥开闭梁不开启。
这座鸭绿江上第一桥,把安奉铁路与朝鲜京(汉城)义(新义州)铁路连接起来,于1912年6月15日,开始运行由奉天经安东至朝鲜经汉城到釜山间直达列车。后来,日本在下关至朝鲜釜山之间设置轮渡,这样日本政府实现了日本东京和我国东北奉天之间直接联通的企图。从此,日本把在中国东北掠夺的矿产、农产品和其它重要物资源源不断地直接运往日本,由军事侵略达到经济掠夺之目的。从东北输出到日本的主要是大豆、豆饼、粮食和其它农产品、煤、铁矿石、生铁、木材等;从日本运到中国的的主要是兵员、武器弹药等战争物资和布匹、纺织品、钢材、机械、车辆、船舶等。
在桥头的西侧,有一座日本式炮楼,是1928年夏日本人修建。高11米(含地下室),直径6米,壁厚50厘米,钢筋水泥构筑,建筑面积28.27平方米,共分五层,每层高2.2米,铁梯上下,可供16至20人驻守。地下储藏库,一层生活区,二、三层各有4个机枪射孔,8个冲锋枪射孔,12个步枪射孔,顶层瞭望台有掩体墙和12个凹形射孔,所有射孔里外口径大,墙中间口径小,便于窥视和防护。内有烟道可生火做饭取暖,现炮楼已西斜8度。它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见证。  
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队在沈阳发动“九、一八”事变,19日凌晨3时许,日军铁道守备队200多人,分两路侵占安东县(市)政府和公安局,公安队和警察被缴械。日军又侵占大东沟、大孤山等地,从此安东被日本侵略者统治达14年之久。                          
1937年4月,日本帝国主义为全面侵略中国,在第一座江桥上游,由日本工程师主持动工修建第二座铁路桥,两桥相对侧面距离64米,于1943年4月建成通车。桥长940.8米,宽10.5米,共4联12孔。朝鲜一侧2联,每联为3孔62.6米的平弦连续构梁,中国一侧2联,每联为3孔94.2米的吊弦连续构梁,铺设铁路复线。该桥钢梁共重8415吨,由日本横河桥梁制所大阪工场制造,然后运到工地拼装架设的。
1937年10月,日本为侵华战争的需要,在鸭绿江上游宽甸县拉古哨与对岸朝鲜水丰洞拦江筑坝,修建水丰发电站,1943年竣工,使安东鸭绿江桥江面水位明显下降,大型船舶不能航行;又因为建设的第二座铁路桥没有开闭梁,使第一座江桥具有的开闭梁功能失去作用而封闭停用。第二座铁路双线桥建成后,日本人将第一座江桥的钢轨拆除,铺设木板,改为公路桥。
日本修建鸭绿江复线桥的目的是把朝鲜的京义铁路同东北的安奉铁路连接起来,加紧对我国的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鸭绿江桥在日寇侵华战争中起了重要作用,侵华日军的兵源和军需物资通过鸭绿江桥输入,日寇在中国掠夺的大量物资,经鸭绿江桥路过朝鲜半岛运至日本。
1945年9月3日,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从此,安东鸭绿 江上的两座大桥成为中朝两国共有的交通要道。

中国援朝过江桥

1950年6月25日,朝鲜爆发内战。6月27日,美国出兵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并派第七舰队侵占我国领土台湾。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通过非法决议,组成以美国为首的共有16个国家军队参加的“联合国军”,直接参与侵朝战争。
为应对朝鲜战争局势的发展变化,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审时度势,提早作出一系列战略部署。7月13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以第13兵团(辖第38军、第39军、第40军)和第42军、炮兵第1师、第2师、第8师及一个高射炮团、一个工兵团共25.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并决定组建新的第13兵团司令部,由邓华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解方任参谋长,杜平任政治部主任。此后,中央军委又决定任命洪学智为13兵团第一副司令员,韩先楚为副司令员。中央军委指示:上述部队于8月5日前到达东北南部的安东、凤城、本溪、辑安(今集安)通化、辽阳、海城、铁岭、开原等地区完成集结。
7月27日,第13兵团司令部的军列由广州出发经武汉,于8月4日抵达安东,兵团机关驻进镇江山(今锦江山)南麓的山上街21号。8月14日,邓华、洪学智乘火车夜晚来到安东第13兵团司令部。不久,解方、杜平、韩先楚也到达兵团司令部。兵团领导组织东北边防军各部队抓紧军事训练,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并警惕地守卫着边防。
8月27日、29日、9月22日,美军飞机共入侵我国东北边境城乡21架次,炸死炸伤35人。东北边防军广大指战员,对美军飞机入侵我东北领空,杀伤我国同胞的罪行无比愤怒,决心加紧训练,时刻准备赴朝杀敌,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9月15日,侵朝美军在仁川登陆。30日,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向北推进。10月5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根据朝鲜战争形势和朝鲜劳动党、政府的请求,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战略决策。
10月7日,美军越过“三八线”,向朝鲜北方进犯。10月8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发布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命令,任命彭德怀同志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日傍晚,彭德怀司令员带领军事秘书杨凤安和警卫员郭洪光、黄有焕,乘坐由刘祥驾驶的军绿色苏式嘎斯-69吉普车,驰上安东鸭绿江上的公路桥(今断桥),后面紧跟一辆由通信处长崔伦带领的电台车,不开灯,不鸣笛,越过正在鸭绿江公路桥上急行军的第40军第120师第360团先头部队,率先驶过鸭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进入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随后,洪学智副司令员坐着苏制嘎斯-67吉普车,也驶上安东鸭绿江公路桥,和行进中的第40军指战员们一起跨过鸭绿江。同时,第40军(军长 温玉成、政治委员 袁升平)第120师,由师长罗春生、政治委员张海棠率领,第360团、师指挥所、第359团、师直、第358团,依次从鸭绿江公路桥过江入朝。之后,连续从这座公路大桥上过江入朝的部队有:
20日夜,第40军 第119师, 由师长 徐国夫、政治委员 刘光涛率领,过江入朝。    
21日夜,第39军(军长吴信泉,政治委员徐斌州)第115师由师长 王良泰、政治委员 沈铁兵率领,过江入朝。                                  
22日夜,第39军 军指挥所和第116师(师长 汪洋、政治委员 石瑛)、军直属队、军后勤依次过江入朝。                                      
23日夜,炮兵第1师,由师长文击、政治委员张英率领,过江入朝。
25日下午2时,第66军(军长肖新槐、政治委员王紫峰)第196师,由师长晨光、政治委员智生元率领,过江入朝。                        
26日夜,第66军 第197师, 由师长成少甫、政治委员钟炳昌率领;第198师由师长宋玉林、政治委员黄连秋率领和军指挥所一起过江入朝。            
27日夜,第50军第149师,由师长陇耀、政治委员金振钟率领,过江入朝。                
11月1日夜,第50军直属队和第150师由师长 王家善、政治委员 李冠元率领过江入朝。      
至此,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入朝参战部队6个军、3个炮兵师、1个高射炮团、1个工兵团共25.5万余人,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辑安全部密秘跨过鸭绿江,奔赴抗美援朝的战场。
安东鸭绿江公路桥同鸭绿江上其他几座桥梁,在部队过江、军需物资运输和后方支前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连结中朝两国的交通大动脉。


美国侵略炸江桥

1950年7月下旬,中央军委在组成东北边防军的同时,与朝方协商,在鸭绿江沿线要采取防空措施,重点保卫鸭绿江大桥这条钢铁运输线。为此,8月7日,成立了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18日,调整安东防空部队部署,东北边防军第13兵团高射炮兵1团进驻安东,执行保卫鸭绿江桥的任务。炮兵指挥所建在桃源街守备山(今英华山)上。
安东鸭绿江大桥先后由东北边防军第13兵团高射炮兵第1团和东北军区防空军所属高炮第17团、第503团,高炮第13团第3营及主炮第508团(驻新义州)等部队守卫,有雷达、探照灯和地面监视部队配合,逐步形成较完整的防空体系。后来,空军部队根据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的指示“以安东为基地进行实战练习”之后,空军第4师和第3师先后进驻安东浪头机场等空军基地,协同地面防空部队打击入侵的美国空军飞机。
美军为切断中国对朝鲜人民军的支援,“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屡次力主对中、朝相接的鸭绿江上的桥梁进行轰炸。1950年8月20日,一架美军P-51型战斗轰炸机飞至鸭绿江桥上空侦察,高射炮第1团的1连和6连向鸭绿江上空开炮,对美机发出严正警告。8月27日14时30分,美军1架B-29型轰炸机,飞至安东鸭绿江桥上空进行侦查性扫射。防空部队向上级报告后,8月31日,军委总参谋部明令鸭绿江沿线防空部队:美机越境侵入鸭绿江并在高射炮火力范围内者即可射击。
11月1日12时50分,美国远东空军第49战斗轰炸机联队,4架F-84E型战斗轰炸机从鸭绿江的下游向安东江桥袭来。高炮第17团的阵地成口袋形布置,2营的4、6连,配置在朝鲜一侧,5连配置在安东东侧鸭绿江两条水流交会处的小岛上,3营的3个连队排列在鸭绿江北岸边上。当敌机群飞进我高炮部队的口袋阵有效射击距离时,火炮齐射,击落2架敌机,一架坠落到朝鲜的龙川,另一架坠落在杨市,另外两架敌机慌忙把炸弹扔到江中,向西南方向逃去。16时24分,10架F-84E型美机从鸭绿江的上游向江桥飞来,当敌机群进入高炮有效射击火力范围,交替射击,两架敌机冒着浓烟,坠落到朝鲜一边的山沟里,其余敌机见势不妙,匆忙向南逃逸。          
一天之内,在安东鸭绿江桥上空打落4架F-84E喷气式敌机,保住了鸭绿江大桥的安全,这是一个重大的胜利。战报报到中央军委防空司令部,司令员周士第非常高兴,通令嘉奖高射炮第17团:“各军区、各野战军、并彭、邓(请高贺转炮司并高十七团全体指战员):我高炮十七团戍东(11月1日)在安东创造击落侵入我领空敌机4架的新记录。特通令嘉奖。希继续努力为保卫祖国神圣领空而战      军委      1950年11月4日 ”  
麦克阿瑟得知中国军队入朝参战,感到战场形势危急,11月6日发给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将军电文:“大队的人马和物资正自满洲通过鸭绿江上所有的桥梁。这种移动不仅使在我指挥下的部队陷入困境,而且有使我军全部被歼的危险。过江的实际移动可以在黑夜的掩护下进行,而鸭绿江和我们防线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敌军可以不必十分顾及空袭的威胁,展开对我军的攻击。唯一阻止敌军增援的办法就是发挥我们空军的最大威力,摧毁所有的桥梁和在北部地区所有支持敌人前进的设施。每小时的迟延,都将付出大量的美国人民和其他联合国人民的鲜血。新义州的主要渡口要在最近几个小时内加以轰炸,而且这个任务实际上已经准备就绪。……”
布莱德雷根据杜鲁门总统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见回复麦克阿瑟电报:“……鉴于你11月6日电文的第一句话所说的情况,我们授权你按着你的计划,轰炸朝鲜边境,包括在新义州的目标和在朝鲜这一头的鸭绿江桥,如果在你收到这封电报时,你还认为这种行动对你的部队的安全是必要的话。……”[《杜鲁门回忆录(第二卷)》]
麦克阿瑟获得了轰炸鸭绿江桥授权,立即命令远东空军继续轰炸鸭绿江桥。11月8日8时美军70架B-29型轰炸机轮番轰炸朝鲜新义州市区。9时许,另有9架B-29型轰炸机轮番轰炸扫射鸭绿江桥,投掷大量重1000磅的炸弹,安东至新义州间的公路桥(即老桥、下桥)被炸断,朝方一侧8孔桥梁落入江中;铁路桥(即新桥、上桥)被炸受损,朝方一侧一段钢轨被炸坏,枕木和桥板燃起大火。安东铁路分局职工冲上江桥,经9个小时的拼搏扑灭大火,铁路职工和驻军部队于晚6时左右开始连续抢修江桥,于9日凌晨3时铁路桥恢复通车。
9日8时56分,美机群数十架轰炸鸭绿江桥,铁路桥朝方一侧的一座桥墩台被炸掉一角,中断行车。抢修队员奋战一昼夜,用707根枕木搭起高9.5米的枕木垛,解决了临时通车,为军列通过赢得了时间。10日9时20分,8架美机轰炸扫射鸭绿江桥。14时52分,4架美机扫射鸭绿江桥。
11日,美机一天轰炸三次,江桥损坏严重,中断行车。安东铁路分局从本溪、灌水工务段抽调260多名线桥工人充实抢修队伍,冒着敌机的轰炸轮班抢修,于13日午夜恢复通车。
12日8时48分,美军各型战斗轰炸机100多架,轰炸新义州和鸭绿江桥。9时,31架美机轰炸扫射鸭绿江桥。13日11时2分,9架美机轰炸鸭绿江桥。14日11时13分,26架美机轰炸鸭绿江桥,公路桥朝方一侧3座桥墩被炸塌,从此,该桥成为废桥,被称为“断桥”。
15日12时14分 美机轰炸扫射鸭绿江桥。16日12时39分,美军30架F-47型和4架F-84E型战斗轰炸机,从3个方向分批轮番轰炸鸭绿江桥,投弹72枚,全未命中目标。防空部队共击落美轰炸机1架,击伤3架。14时47分,美机轰炸扫射鸭绿江桥。18日14时9分,美军46架F-47型和4架F-84E型战斗轰炸机轰炸鸭绿江桥,投弹100余枚,大部落于江中,防空部队击落轰炸机1架,击伤6架。
21日11时,美军50多架F-47型和F-84E型战斗轰炸机,从多方向分批轮番轰炸鸭绿江桥,防空部队猛烈射击,美机匆忙投弹,急速奔逃。12时49分,13架美机轰炸鸭绿江桥,中断行车。铁路职工冲上江桥抢修,有人被炸伤,有人被震昏,有人被炸弹爆炸冲击波掀到桥下,有的人被压在沙土之中,工人们苦战一昼夜,于22日晚江桥恢复通车。
11月份,美机侵袭安东鸭绿江桥达460架次,高炮第17团和高炮第1团在11月份保卫安东鸭绿江桥的37次战斗中,打得英勇顽强,共击落敌机7架,击伤35架。
美机连续轰炸鸭绿江桥,公路桥被炸断成废桥,安东至新义州的公路运输中断。随后将鸭绿江铁路双线桥拆除一条,改为公路,使该桥成为铁路、公路两用桥,于1951年1月使用至今。1990年10月24日命名为“中朝友谊桥”。
据统计,从1950年8月至1951年8月,美军飞机空袭安东鸭绿江桥共5391架次,防空部队作战219次,击落敌机22架,击伤敌机75架。由于边防高射炮部队对美机猛烈地还击,由于铁路等单位职工和志愿军指战员奋不顾身地冒险抢修,终於保住了鸭绿江铁路桥,保证了部队过江和物资的运输,成为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爱国教育用江桥

1976年,朝方将沉入江中的桥梁残骸打捞运走;1985年4月,又将我方两孔桥梁残骸打捞运走。中方4孔桥梁,依然傲立于江上,近40年一直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禁区”。
改革开放后,1988年,丹东市政协经过调查研究和论证,提出了开发丹东鸭绿江断桥的议案,得到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关注与支持。10月17日,丹东市人民政府将断桥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立碑铭志。同年,鸭绿江被列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
1993年3月,丹东市旅游局会同丹东铁路分局、丹东边防检查站、丹东市风景园林局等8个单位,在丹东市计划委员会的协调下,共同商讨开发利用断桥事宜。5月21日,组成沿江开发区鸭绿江端(断)桥联营公司。6月1日,鸭绿江断桥开发利用工程全面展开。
1994年6月28日,鸭绿江断桥整修工程竣工,做为旅游景区正式对外接待游客。同年,鸭绿江断桥被中共丹东市委、丹东市人民政府、丹东军分区命名为全民国防教育基地。1995年3月,被命名为全民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6年4月,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命名为全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8年,被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民政厅、省教育委员会、共青团辽宁省委命名为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1年10月,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3年,被辽宁省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25日,国务院公布鸭绿江断桥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0年10月下旬,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在结束对朝鲜的友好访问回国路经丹东时,应中共丹东市委、市政府的请求为鸭绿江断桥题写桥名。2001年10月6日,在鸭绿江断桥上举行了迟浩田为断桥题词暨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揭匾仪式。鸭绿江断桥牌匾高1.7米,宽6米,底面为紫铜板,字为白钢,外包24K金。
为永远纪念彭德怀从这座大桥率军出征,2006年 9月17日,在鸭绿江断桥桥头,矗立起一尊高5米、宽12米的彭德怀司令员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的青铜雕塑,共塑造了26位志愿军将领和英雄模范人物形象,象征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过江入朝参战部队26万大军。塑像按从左至右排序为:前排3位是 蔡正国(第50军副军长)、彭德怀(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毛岸英(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秘书);中排10位是 杨根思(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特级战斗英雄)、孙占元(一级战斗英雄)、杨连弟(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一级战斗英雄)、伍先华(一级战斗英雄)、胡修道(一级战斗英雄)、罗盛教(一级爱民模范)、杨春增(一级战斗英雄)、杨育才(一级战斗英雄);后排8位是 李家发(一级战斗英雄)、许家朋(一级战斗英雄)、王海(一级战斗英雄)、贠宝山(一级战斗英雄)、雷宝森(一级战斗英雄)、尹继发(特等功臣、二级模范)、姚庆祥(世界和平组织授予“国际和平战士”称号)、刘秀珍(一等功臣、二级模范);后排中间5位是 解方(志愿军参谋长)、韩先楚(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洪学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后方勤务司令部司令员)、杜平(志愿军政治部主任),雕塑的背景为迎风招展的红旗。这尊大型群体雕塑是由鲁迅美术学院72岁著名雕塑家陈绳正创作的。这是一座永远纪念为世界和平,为人民幸福,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打败美国侵略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历史丰碑。
1994年6月至2011年末,鸭绿江断桥共接待中外游客**人次。

1911年11月1日,日本人修建的鸭绿江大桥建成通车,这是中华民族耻辱历史的见证。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率领下,跨过鸭绿江上这座大桥,赴朝参战,取得了抗美援战争的伟大胜利。彭德怀据此论断:“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这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1950年11月8日,美军飞机炸断了这座大桥,“断桥”成为美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的铁证。
2001年10月,“断桥”被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成为全国百个红色旅游景点之一。
丹东,做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英雄城市,宣传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用鸭绿江断桥的历史,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建设丹东,振兴中华。


主要参考书目

《中国铁路发展史(1876—1949)》 金士宣 徐文达 编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86年11月
《中国铁路桥梁史》 “中国铁路桥梁史”编辑委员会 编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87年10月
《沈阳铁路职工抗美援朝英雄谱》 沈阳铁路局工会工运史编审委员会   1987年10月
《英雄城市英雄人》  中共丹东市委党史研究室    1989年4月                                                
《鸭绿江畔的丰碑:辽宁抗美援朝纪实》 政协辽宁省文史资料委员会 编   1990年8月
《抗美援朝战争回忆》 洪学智 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1990年11月
《丹东铁路分局志(1904—1985)》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1年4月
《丹东市志(1)(8)》 丹东市地方志办公室  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年4月
《驾驭朝鲜战争的人》  杨凤安  王天成 著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3年5月
《中国铁道建设史略(1876—1949)》 张雨才  著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7年7月
《朝霞满天》 宋群基  著    中共丹东市委机关     2000年8月
《抗美援朝战争史》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著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0年9月
《抗美援朝战争纪事》  中国军事博物馆编写   解放军出版社   2000年10月
《光照千秋—丹东市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纪实》唐永林 主编 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2月
《甲午战争史》 戚其章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5年7月
《抗美援朝防空作战实录》 陈辉亭  陈雷  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0年10月
《鸭绿江桥梁架设工事》朝鲜总督府铁道局 编  [日] 山田龟治 著  日本明治45年(1912年)
《杜鲁门回忆录(1946—1953)》(第二卷)[美]哈里.杜鲁门 著  李石 译  三联书店  1974年10月    


( 作者:苏增昌,沈阳铁路局退休职工)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