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历史文献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文献 > 正文

缅怀巾帼楷模廖似光

作者:hy3182113 来源: 日期:2016-8-18 18:45:01 人气:101

缅怀巾帼楷模廖似光

邹金城

  今年是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廖似光是惠州地区唯一的长征女红军。廖似光同志原名廖娇。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位德高望重女革命家。1911年出生广东惠阳秋长镇周田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原广东省政协副主席。1929年光荣加入共青团(Gy),1933年转为中共党员。她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就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二万五千里长征中30位英勇的女红军之一。在她的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无私无畏,不怕牺牲和艰难险阻,经受了严峻考验,为党为人民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今年是她诞辰105周年,又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她虽然已逝世,但她为实现共产主义伟大事业奋斗一生的高大形象和英名,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悠悠往事   怀学不尽

早在1975秋天,就久仰其英名,联想到两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一是当年她为帮助家乡生产队发展生产,回到故乡把自己积累3000元捐献给生产队买了一部手扶拖拉机,曾使乡亲们赞叹不已;二是1979年她又回过一次家乡,为帮助家乡秋长人民公社发展多种经济,又捐献4000元办起了公社第一个柑桔果场,每当人们看到那郁郁葱葱大片柑桔果园,就仿佛看到这位英勇红军女战士在革命征途中的身影;每当听到拖拉机马达轰鸣,又宛如听到她北战南征的脚步声。而我同廖似光大姐认识和熟悉是80年代初,搞中共地方党史征研工作开始,当年5月正好她70岁诞辰,我和钟国良同志一起应邀赴广州珠岛宾馆参加祝寿宴会,从此接触多了,年续一年聆听她的教诲,得到教益良多。廖大姐思维敏捷,侃侃而谈,眉宇间流露出满腔革命气概,给我们很深刻印象。廖大姐说:“我已进入古稀之年,身体不如从前。人老了,但不等于心老,人老不可怕,因为这是自然规律,可怕的是心老,也就是革命意志衰退,这对革命者来说才是可悲的。我们许多老同志,当年或在战火中,或在白区做地下工作,出生入死,历尽艰辛,生死、荣辱、哀乐,人生的甜酸苦辣,什么滋味没有尝过!但都经受住了,因为是革命者。人老心不老,为人民奉献生命才有价值。今天人老了,历史赋予自己不同任务和要求,要让更多中青年同志担重担了,周恩来总理就经常教导我们: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这种革命人生观正是我们的表率,因此,老同志仍应在思想上严格要求自己,思想要跟上改革的形势,政治上要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廖大姐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她不论是青年时受到悲惨生活的创伤,还是在敌人监狱的生死考验;不论在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血雨腥风,还是在“四人帮”囚牢的凌辱摧残;不论在繁忙的领导岗位,还是受到“文革”的冲击伤害而“赋闲”在家;她从不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坚持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振兴中华献出自己余热。

1983年我第一次登门拜访廖似光同志时,得到她十分热情接待,当时她是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委员会顾问,向她汇报征集东江地区第一、二次革命战争史料工作,她听了很高兴,十分关心、重视家乡地方党史工作,关心征集有关史料,抓紧提供“活资料”,还尽量提供线索和知情的一批老同志,深受感激,她是我们一位可敬可亲的革命前辈。

为了学习她的革命精神和高贵品德情操。1995年初,我和省委党史研究室叶文益同志应许多老同志的要求,主编出版了廖似光的《风雨征程六十年》一书。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胡绳分别为本书作序和题写书名。在编辑过程中使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廖似光所经历的革命斗争现实、重大历史事件和战争年代无数曲折生动的历史场景。

人生新起点   曲折的历程

廖娇童年时人生新起点有一段曲折的经历,她4岁时,由于父亲逝世,家境更加贫寒,母亲不得不忍痛把她卖给同乡的叶家当童养媳。不久,惠阳一带流行传染病,死了不少人。叶家三个男孩死了二个,她那个“对象”也死掉了。廖娇自己也传染了疾病。但村里封建迷信的人还对她无理非议,说她“八字不正”,是个“克星”,才招致这场天灾。这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从此,她再也不能在叶家呆下去,拖着已经染上痢疾的身子回到娘家。幸得母亲试用草药给她治病,而救活过来。

1925年的春天,大革命的风暴正席卷着东江地区的广大农村。她的家乡周田已建立起农民协会、共产党及共青团组织和妇女解放协会、识字班等群众组织。这些革命组织知道廖娇的遭遇后,经常派人来与她谈心,关心她、同情她、鼓励她,向她解释人的命运不是“听天由命”注定的,教育启发她起来掌握自己命运。革命道理使她振奋起来,很快就进入识字班学习文化。从此,她积极参加地下党团组织的活动,发动群众减租抗税斗争,秘密散发传单,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罪行。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东也进行了“四一五”清党大屠杀,革命受到挫折。那时惠阳淡水地区的党、团组织仍然坚持秘密活动,识字班还继续上课。共青团组织经常分配任务给叶娇,她常常瞒着母亲,从家里窗户爬出屋外,摸黑到10多公里外的淡水圩散发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政权的横征暴敛、苛捐杂税的传单,号召群众起来减租抗税斗争。群众早上起来看到这些传单,悄悄地奔走相告:“共产党昨夜又回来了。”国民党反动派对这些革命活动恨之入骨,实行“清乡”,加强保甲统治,斗争越来越激烈。1931年春,团广东省委把廖娇调往香港掩护当时设在香港的共青团广东省委机关的任务,团省委书记何凯丰(即何克全),他的公开身份是“洋行职员”。不久,他们结为伴侣。但几个月后,共青年团广东省委由于叛徒告密,廖娇和凯丰都被捕了。经过我党的多方营救,几经周折,港英当局才把他们“驱逐出境”。同年9月间,廖娇和凯丰搭乘开往上海的轮船。在夜航中有个人来到廖娇和凯丰的铺位,他是李富春同志,他们迅速地交换了到上海后联系的暗号和接头地点。凯丰到了上海很快和党中央取得联系,被任命为团中央宣传部长,廖娇担任团中央保密员兼政治交通员。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廖娇不畏艰险,风来雨去,为党团组织通讯联系,传递消息。经过了这一段的革命实践,她深深地感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并且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曙光,她趁着这次转移的机会,取曙光的谐音,改名为似光,以示自己对革命曙光的追求和彻底革命的决心。

长征路上  骨肉分离

1933年秋,在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被迫由上海迁入中央革命根据地后,党组织决定把廖似光也调到中央苏区去。从上海到瑞金,虽路途不算远,可是因为要通过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得跋山涉水,要走几个月才到达,何况单身女同志,这时她怀里正抱着一个新生小女儿呢!要到中央苏区,忍痛把女儿交给了当时国际红十字会医院,从此便杳无音信。

1934年10月,著名二万千里长征开始了,廖似光跟随着红军队伍,踏上了北上的征途。红军离开苏区瑞金,实行战略转移时,她爱人凯丰是分开走的,这时,廖似光又第二次怀孕在身,组织上为了照顾她,把她编在干部休养连。休养连除女同志外,多是年纪较大同志,如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等都在休养连。廖似光与邓颖超、贺子珍、肖月华、杨厚珍、李坚真、邓六金等女同志在一起,董必武任党总支书记,廖似光是第一连支部委员。那时,战事十分紧张,敌人一路上对红军进行围追堵截,红军天天都要同敌人作战,有时一天要打好几仗。干部休养连除了不参加打仗外,为了通过敌人封锁线,避免敌人的空中侦察,一般都是夜晚行军,白天在密林里休息,如白天行军,就得用树枝、树叶进行伪装,整个队伍,就象一条长长绿林一样,闹得敌人分不清真假。廖似光经常与指导员一起打前站,每到一处都要找群众调查驻地周围的情况,了解群众生活,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访贫问苦,使他们相信共产党、相信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翻身打天下的,从而认识共产党、拥护红军。当红军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时,廖似光怀有7个月男婴降生了,并没有给父母带来喜悦,只能引起父母对他的负疚心情,她用毛巾把婴儿包好,上面写明他是红军留下的孩子和出生的年月日及母子别离原因,她为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第二次失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邓颖超大姐对产后的廖似光很关怀,在行军路上让她睡自己的担架。可是似光只躺了10天,便起来了。邓大姐还是不让她走路,要她骑马。但产后不足一个月,而倔强的廖似光,不仅坚持走路,同时开始参加工作了,每到一个地方,都抢先去找房子宿营,找粮食,或为同志们烧热水烫脚,到群众中调查研究,为部队征粮筹款。当长征队伍经过了雪山后,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人多了,粮食更加缺乏,饥饿使得有些同志举步艰难。廖似光和几位同志奉命留下组织收容队,接应伤病员和零散掉队同志。途经藏民聚居地的沙窝时,地旷人稀,粮食匮乏,买不到粮食,山果、野菜便成了她们的主要食物。有一次,她上山采野菜,发现山上有很多野菇,高兴极了,采了一大把回来煮吃。谁知道,这些野菇是有毒的,大家吃了都感到头晕脑胀,肠胃不适。这可把廖似光急坏了,在缺药的困难情况下,她只好采取紧急措施,要求大家用手指掏扣喉咙引起呕吐,让吃下的野菇吐出来,然后灌下大量开水,把肠胃冲洗干净,避免了一场人命事故。

红军过草地前,廖似光分配到红军供给部,担任了党支部书记。进入草地,环境更加险恶,千里荒原,一望无际,没有道路,也没有人烟。举头回望,只见“天苍苍,野茫茫”。更令人生畏的是,这里的水不能喝,草不能吃,遍地布满了陷井似的烂泥潭,人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危险。有这么一首诗:“草滩千年绝人烟,鸟禽无踪荒一片;泥坑吞人黑水毒,雨雪雾雹多幻变”。廖似光和战友们是在这“草甸泽国”中艰难跋步向前走。在过草地的7天中,她每晚宿营前都为战友找地势高的山坡地宿营,找来干枯枝和茅草生火,用脸盆、口杯,烧水为战友烫脚。7天过去了,她和战友们风餐露宿,忍饥挨饿,终于走出了草地。

1935年10月,廖似光和战友们到达陕北苏区的吴起镇。11月,与红军十五军团会师,行程二万五千里,纵横11个省的中央红军的长征,终于以中国共产党、中央红军的胜利和敌人的失败而结束。1936年10月,红军二、四方面军终于共同北上同红军一方面军会合,至此,红军二、四方面军也胜利完成了长征。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胜利,是中国革命转危为安的关键。廖似光与红军的指挥员、战斗员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毫不动摇地保持革命必胜的信念,表现出惊人的智慧和毅力,冲破国民党重兵的围堵,克服雪山草地的自然险阻,经受饥寒伤病的折磨,战胜党内张国焘分裂的危机,胜利地完成了长征。

抗日军大   边学边干

1937年初,廖似光调任共青团瓦窑堡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不久,“抗日军政大学”开办,被派往“抗大”高级班学习,直至抗战爆发前夕,又被任命为陕甘宁边区总工会劳动保护部部长。“七七”事变后,1937年12月,党中央派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博古等组成中共代表团驻武汉(当时党内称“长江局”),领导南方各省党组织的斗争,开展广泛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廖似光也以“陕甘宁边区总工会代表团”代表身份调来武汉,担任“长江局”工委副书记兼“长江局”妇委委员等职务,在周恩来、邓颖超领导下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当时全国妇女界社会名流、爱国民主人士、各种妇女抗日救国团体都云集武汉。为了适应这种新的斗争形势,党中央就决定以邓颖超、廖似光、刘群光、卢竞如等5人组成“陕甘宁边区各界妇女联合会代表团”,团结和发动各阶层妇女参加抗日救国的行列。

1938年10月,廖似光随中共代表从武汉撤迁到重庆后,“长江局”改为“南方局”,以周恩来为书记,董必武、博古、凯丰、叶剑英、吴克坚、邓颖超等为常委。南方局辖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江西、福建、云南、贵州、川东、川西及香港等10多个省份和地区。廖似光被分配到南方局组织部负责机要秘书工作。后来又被任命负责党员干部训练班领导工作,培养川东、川西县、区级基层干部。从1939年至1941年初,廖似光和钱之光、童小鹏、刘恕等4人,组织输送了几十批优秀青年到延安去,人数共有3000人。这时,廖似光被选为“中国劳动协会”常务理事。

1941年“皖南事变”后,同年夏,廖似光离开重庆,调回延安。这时,国民党对延安解放区实行经济封锁,断绝了八路军的军需供给,拒发军饷,扣压物资。陕甘宁边区军民的生活都十分困难。为冲破敌人封锁,廖似光积极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号召,发动解放区军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经常深入到老百姓中去,男女老少齐动员,组织男的开荒种地;率领妇女纺纱、织布、做鞋、织毛线衣等支援前线和解决民用。

党校学习   出席“七大”

1942年2月,廖似光奉命参加中央高级党校学习,聆听了毛主席所作的《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的报告。这是她参加革命以来第一次系统理论学习,也是一次在全党范围内进行普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育运动,又是打破党内以王明为代表的教条主义束缚的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她在这场整风运动中思想解放,深受教育。学习结束后,廖似光向毛主席提出调离延安,到外地工作的要求,毛主席很快答应了。毛主席亲自打电话给陕甘宁边区后勤部长叶季壮,叫叶季壮安排廖似光工作,叶接到了主席的电话,就安排廖似光到庆阳陇东专区担任贸易局副局长,负责调剂和促进解放区与外地之间的物资交流,疏通流通渠道,调节销售,保障供给,这对保障当时延安的物资供给,起了很大的作用。1943年9月,党组织把廖似光从陇东地区调回延安。这时党中央正在筹备召开“七大”,她再次被安排进入中央党校高级班学习。廖似光被送进党校学习,就是为了“七大”的召开作好思想上的准备。参加“七大”的广东代表团,有古大存、区梦觉、吴有恒、钟明、唐初、朱荣、周材、周少鼎、方华、李黎明、何潮等和廖似光一起进入中央党校高级班学习,主要是学习中央有关“七大”文件,研究党的历史以及辨别我党历史上的路线是非问题。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廖似光以正式代表身份出席了这次大会。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她和杨献珍被分配到晋察冀分局党校工作,杨献珍为校长,廖似光是该校的干部处处长。

随军南下  奋斗不息

1947年8月1日,“两广纵队”成立,准备同华东野战军一起挥戈南下。整编后的“两广纵队”并入了华东野战军统一调动指挥。在部队南下之前,部队决定设立后方留守处,任命廖似光为留守处政治委员。

1948年8月1日到22日,全国第六次劳动大会在哈尔滨召开,周恩来向党中央建议决定,派廖似光以白区“劳协”代表的身份出席“六次劳大”。 “六次劳大”后,她被留在东北,担任东北野战军总后勤部政治处副主任,并兼军工工会主任。11月,沈阳解放,廖似光奉命赴沈阳接管军工,在陈云兼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直接领导下,采取了“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收方法,取得了成功的经验,获得被中央转发各中央局和各前委推广。

1949年1月,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三四月间,全国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在北平召开,党中央决定派廖似光作为代表前往北平参加会议。会后,中央组织部决定廖似光随四野解放大军南下进军中南。不再回返东北。4月中旬,武汉三镇解放,组织上委派廖似光筹建武汉市总工会,发动各工厂工人协助军管会接收官僚资本工商业,监督私营工商业,恢复业务经营,解散黄色工会,建立新的基层工会。廖似光随着人民解放军北上、南下,奉命接管各大城市和筹建总工会,被称誉为“工运专家”。同年8月,她离开武汉,从武汉赴江西九江,然后又赶往赣州,参加9月2日以叶剑英为第一书记的中共中央华南分局扩大会议和高级干部会议(通称赣州会议)。会议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分局在挺进广东前,认真研究和部署解放华南、广东的作战计划,解决党政军各级领导机构的组成和干部配备、支前工作及接管城市的政策等问题。会后,廖似光随叶剑英率领的南下部队进军广东。

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廖似光随军进入广州,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委派她参加接管广州城市的工作。不久,中共广州市委成立,叶剑英兼任书记,廖似光被任命为副书记兼工委书记和广州市总工会筹委会主任。此后,她历任广东省工业厅副厅长,华南分局工业部副部长,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等职务。1978年后,67岁的廖似光先后当选为广东省政协第四、五届委员会副主席。1985年,她退居第三线,尽管她离开了领导岗位,而这位当年飒爽英姿叱咤风云的女红军,如今已是年逾古稀,但是她“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在新时期社会主义的四化建设中,她仍然像一团燃烧的火苗,毫不吝惜地献上自己的光和热!2004年7月,廖似光在广州逝世,终年93岁。

廖似光(右1)在重庆南方局与陆景如(左1)、

张月琴(右3)等合影(1939年)

文本框:一九四0年(三八)节,陕甘宁边区各界妇女救国联合驻渝代表团,参加重庆各界纪念大会。(右2)为廖似光,(左1)为邓颖超。

1940年“三八”节,陕甘宁边区各界妇女救国联合会驻渝代表团在重庆街头游行。右 1

为廖似光。

197611月,叶剑英在北京接见当年长征干部休养连三位女红军。右2起:廖似光、

叶剑英、李坚贞、邓六金。

在北京中南海与邓颖超合影(1985125日)

在广州与康克清合影(1988年夏)

在广州与李鹏和夫人朱琳合影(19911021日)

在广州与宋维静(右1)、李鹏(右2)、袁溥之(右3)合影(199110月)

与朱学范在广州合影(19864月)

联系地址:惠州市桥东新建路59号。电话:07522238513(宅)、手机:1316073269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