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石牌抗战遗址探访记

作者:陈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5-17 16:42:32 人气:187

   

   201855日,天气中雨转睛

   受朋友之托,我和老公陪来自辽宁丹东的两位长者探访宜昌石牌抗战遗址

   

   我是宜昌兴山人,对石牌抗战遗址知之甚少,只是因为前几年在宜昌拍摄电视剧《宜昌保卫战》有一些新闻报道,我才知道在宜昌有一些大的战事,这次实地探访石牌抗战遗址,才真正补上了一堂历史课。

  早上8点半,我们在宜昌市区接上客人,驾车前往距离市区17公里的夷陵区三斗坪镇石牌村。在车上,两位长者向我们介绍了他们探访石牌抗战遗址的缘由:石牌战役被称为中国抗战中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他们想实地探访先辈们战斗过的地方,献上自己的敬意!我一听也对石牌这个地方充满崇拜感!

天空下着雨,是不是苍天有灵,知道有远方的客人来祭奠革命先辈而特意营造的沉重氛围呢?

石牌村在长江以南,我们自驾走的长江以北,把车停放在三峡人家景区停车场后,坐景区渡船到达依山傍水的石牌村。这个地方我来过,因为这里有一个5A景区三峡人家,这是宜昌对外宣传的名片之一,知名度很高的。我想大多数游客和我一样,并不知道离景区500米的地方,就是石牌抗战遗址(写到这里,内心很沉重)。

   走下渡船,迎面可看到石牌抗战纪念碑高高矗立,石牌抗战纪念馆的牌子也出现在眼前,可惜周围大门紧锁,无法进入。经向周围人员打听,才得知要想打开大门进去参观,需找三峡人家景区工作人员拿钥匙,我猛然想起老公有一个战友是这个景区的副总,不得已我找到景区工作人员,抬出战友的名号,真是熟人好办事,立马有人拿钥匙给我们开了门,我们才得已进去参观。

   两位长者小心翼翼的在雨中行走,炮楼、掩体、炮筒、国民革命军第六战区江防司令部旧址……

两位长者一一驻足观看。石牌抗战纪念碑底坐有三个侧面,有一侧记录了石牌要塞保卫战军事指挥系统及人员名单,长区长官为陈诚,这段历史离今已有75年,站在炮楼眺望长江,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就可看出石牌这个地方的战略重要性,由此可以理解蒋介石为什么会下达“军事第一、第六战区第一、石牌要塞第一”的死命令,如果19435月石牌江防失守,日军顺江而上,直捣重庆,那么我们就真是亡国了……  

参观完纪念馆,两位长者又找寻“浴血池”,经当地村民指点,我们在距纪念馆1公里的山上找到了当年的“浴血池”,据说这是当时战事惨烈国军死伤无数,掩埋国军阵亡将士前,将他们的尸首冼干净,因尸首众多而将池水染红,故取名“浴血池”。

两位长者在“浴血池”前,点上烟,摘帽肃立,恭恭敬敬三鞠躬。我睹物思情,遥想当年国民党将士为国捐躯,多少年后依然默默无闻,旁边景区游人如织,这里却少有人问冿,情不自禁泪如雨下。有人说“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如今的我们呢?

……值得欣慰的是此地正在进行改扩建,按工地上立起的工程牌理解,这里将建成石牌抗战遗址烈士陵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里会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下山的路上,两位长者如释重负,他们了却了此行心愿,脚步也变得轻快,我趁机提出到三峡人家景区去看看,感受宜昌不一样的风景。

他们欣然接受提议,我们一行4人在景区漫步,此时天已放晴,在看整个石牌村,这真是

  绿水青山埋忠骨,抗日故事永留续。

   尔今石牌换新颜,革命先辈笑九泉!

   

   这两位长者来头不小----分别是原中共辽宁省丹东市委副书记、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会长邓宝权,丹东军分区原政委,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副会长刘大囤,

左:刘大囤政委、右:邓宝权书记

向两位老首长致敬!他们退而不休,发挥余热,为传播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而奔走不息;同时也给我补上了一堂历史课,衷心感谢!

   

   石牌战役背景:

  (内容来源于网络)

   193712月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失守后,中央政府被迫迁都重庆。193810月,湖北武汉沦陷,险峻的长江三峡成为重庆的天然屏障。为此,国民政府决定在鄂西设下最后两道防线,第一道位于湖北宜昌市,第二道则位于宜昌西北部的石牌要塞。而日军要进攻重庆,就必须打通长江,而打通长江必须占领石牌。自日军1940612日侵占宜昌后,石牌便成为拱卫重庆的关键。

   为此,中国海军于1938年冬在石牌设置了第一炮台(总台长方莹。下辖两个分台。一分台与总台部均设在宜昌石牌村,二分台设秭归庙河村),安装大炮共10尊,配备漂雷队、烟幕队和100余名官兵,用于封锁长江。待到1940612日宜昌失守,海军又从船舰上拆下来数百门舰炮,安置在两岸开凿出来的山洞中,共分为四个总台,十二个分台。而日军对石牌要塞早有觊觎之心。19413月,日军以重兵从宜昌对岸进攻石牌正面的平善坝,并以另一路进攻石牌侧翼之曹家畈。两路日军当时都遭到中国守军的严重打击,惨败而归。吸取教训的日军不敢贸然从正面夺取石牌要塞,于是,19435月,日军采取大兵团迂回石牌背后企图攻而取之。

   55日,日军第十一军军长横山勇率日军第3、第39师团、独立混成第17旅团向石牌阵地发动攻击,并突破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对石牌要塞布设了三道防线(第一道从五峰县渔洋关至宜昌土城,第二道防线从宜都县红花套延伸至宜昌古老背,第三道防线则位于宜昌八斗方、曹家畈一带),于25日逼近石牌要塞周边时,遭受到第十八军(军长方天)第十一师(师长胡琏)所部拼死抵抗。最惨烈的阵地战是在宜昌县曹家畈(今属宜昌市点军区)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两军曾展开了长达3个小时的白刃战(肉搏战)。最终由于中国军队顽强抵抗,日军久攻石牌不下,被迫于531日向长江北岸全线撤退。战至62日,中国军队全线反攻,取得"石牌保卫战"的胜利。石牌一役共歼敌7000余人,占鄂西会战中日军死伤总数的三成以上。

   石牌战役成为抗日战争的重要转折点之一,从此日军再没有向西跨出半步。石牌保卫战被西方人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并列为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两大著名战役。

   在石牌保卫战之中牺牲的抗战将士们永垂不朽!

   

   相关消息:

   根据国发〔2015〕47号文件石牌抗战遗址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石牌村)已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

   


- THE END -


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觉得本文不错,欢迎新朋友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关注《血铸丰碑》获取更多资讯!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