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赴凤城、丹东故地重游后记

作者:周金凯 来源:原创 日期:2018-5-25 11:14:39 人气:109

                                    83岁的作者笔耕不辍

     在一次亲朋好友聚餐会上,大家畅谈国内外形势,谈到朝鲜半岛当前发生的一切,大家侃侃而谈。我因为参加过朝鲜战争,知道战争的始末和我军伤亡损失情况,大伙听的津津有味。

     有人说,还是老爷子亲身经历过的事有说服力和感染力。我讲述参观过徐州的淮海战役纪念馆、锦州的辽沈战役纪念馆,三大战役纪念馆已参观过两处,唯有抗美援朝纪念馆未去,想在能走动的时候故地重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今年三月初我的两个儿子成全了我的心愿,他们开着越野车载着我和他们的母亲从大连金州开发区启程,一路向东。
       
      经过庄河、东海等城镇。沿途过去曾是海防重地,抗美援朝期间,这里屯着大量等着轮换的野战部队,这里也是日本鬼子的登陆,侵占辽东和旅顺、大连的地点。今非昔比,看到养殖海产品的渔民在耕耘海洋,岸边成片滩涂的鱼塘、虾池正在修补,准备放水投苗。在公路旁的渔村,修建别墅式的房屋,让我们这些城里人都很羡慕。

      临近中午,我们到达了凤城,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六十六年前我曾经来过。沿着记忆中来到城西南角的中学住址,中学的平房建成了现代化教学大楼已面目全非,操场也变大了,体育设施也很多。再往前走走,虽见高楼耸立,但那条承载故事的河流还在。

      那是一九五二年初,还是春寒料峭时,我军47师从朝鲜东海岸咸兴地区撤回驻防辽西义县,46师驻防安东,186师驻防大石桥,军部驻凤凰城,撤回祖国是整训换苏式装备。那个中学校南的一条小河沿单侧有民居,一条小街道通向城中。



      我们无线电连大部分人员就住在老百姓家中,我们电台的十几人住在离连部三百米处的独立五间民居中。刚到凤城当地百姓看到穿着脏兮兮、破衣啰嗦,有的挂破了用线连上,有的还打着颜色不相配的补丁,像贴上了膏药似的。人人脸上黄巴那瘦,无精打采,如同一伙从矿山开洞或是下煤窑炭黑子的战士。当地伤兵很多,就是我们后身的中学校也改为野战医院,他们一些人拄着拐棍,有些兵痞子无法无天到处惹是生非,一见到我们瞧不起,另眼相看。

      一周后,情况发生变化,有一天上午,当地居民敲锣打鼓,穿着彩服吹着唢呐的,踩着鼓点跳着秧歌前进,一行人中,中年妇女挎着筐,里面装满鸡蛋,还有几个抬着箩筐的壮年,里面放着猪肉拌子,两抬筐就是一口大肥猪呀!还有两抬筐装有东北大米的麻袋,有一抬筐装了十几只褪了毛的白条鸡,一些人扛着粉条、大葱,提着蘑菇等。他们是来慰问战士们的。到了连部大院,连长、指导员前来迎接,指导员代表全连干部战士致谢词。

      我当时听到慰问队伍中一位大嫂宣读慰问词的一段语句,感人至深,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当时留下了激动的热泪。站在我身边的大婶问我咋啦,多大岁数?我回答她们:“我听了慰问致辞太感人了,流的是喜悦的眼泪,今年十七岁了。”由于我长了一张娃娃脸,穿着二尺半的棉军装还有点不协调,她们起了怜悯之心,说这个部队怪了,不仅有娃娃兵,还有一帮风姿婆娑的女兵呢,不禁赞叹不已。

      当天的中午饭开荤了,两位大婶和炊事班的炊事员一起操作,将慰问的猪肉切成薄片,做了一锅红油麻辣味的回锅肉。用行军锅闷了纯真的东北大米饭。我们从住地过来,老远就闻到饭香和肉香。我们用当地烧制的土陶盆盛了满满一盆菜放在地上,我台十多人围了一圈蹲在地上吃着大米饭,就着喷香的回锅肉,顿时感到回到了贵州遵义家乡人常吃的味道。东北大米饭是第二次尝到的。第一次是从关内启程赴朝到梅河口车站吃午饭,在站台上吃了一顿纯粹口味的东北大米饭和红烧肉。我吃了一碗大米饭又盛了一碗,看见菜盆里肉已吃完,我将肉汤倒在米饭上,顿时一碗白花花的米饭变成红滋滋了,大婶见状吓了一跳,说这帮兵这么能吃辣,快速的将菜盆端走又添了半盆子猪肉。她们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兵,大部分是解放遵义后招的,贵州人吃辣子也是名声在外哟。

     更为有趣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们听到军号声提示起床收拾内务,小解后正准备集合到学校操场早操和队列操练,不知从哪儿突然钻出四五个大婶大娘,急匆匆跑到我们跟前,领头发话叫我们脱掉棉衣,她们要拿走,还带有强制性语气。当时,我们个个目瞪口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胡思乱想,以为是娘子军来端我们的电台,姜还是老的辣,我们的电台台长是抗日时期参军的,他见多识广,开玩笑似的对几位乡亲说:“你们在缴老子的枪吧?就是脱衣服也不能在你们面前脱呀,你们不怕我们脱得光溜的,我们还怕砢碜呢”。这位河南籍操着不纯正的东北腔调调侃她们,逗得在场的房东、几位大娘大婶和我们笑的肚皮疼的都直不起腰来了。有位大娘说了,你们这帮人中有大能人,有大秀才啊,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这时台长发话了,同志们赶快到屋里将棉衣服脱了,写上自己的名字。我们将既当枕头又当包装袋用的包袱皮打开,将所有衣服能穿的都穿在身上,天气乍暖还寒别冻着了。几位妇女急匆匆地进屋抢衣服,有的抢到三套,有的只拿到一套,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发牢骚呢。

 操场上的集结号吹了一遍又一遍,不见各连队到场,当他接到通知后,吹了解散号后回到住处,也是被一帮妇女“缴了械”。

  吃完早饭后往住地返回时,我们站在河堤的高台上,看见一大溜妇女正在河沟里忙着泡衣、搓衣、捶捣和打肥皂、刷衣服,个个忙的汗流浃背,她们是家有老小,还没吃早饭的啊。

   时我看见远处的几个妇女正在把棉裤里子翻了过来,往河水里泡。看见黑一块、黄一块、紫一片、红一片,有的红色流到裤腿里。看到这场景感慨万千。我们当时处在国家很穷很困难时期,我们穿的内衣只有一套,脱下来无换洗的,在朝鲜天寒地冻无法洗澡,只得光溜溜的穿棉衣棉裤。但是这些妇女不怕冷、不怕脏,为我们洗干净衣服。有洗的快的已将白里子朝外铺在河卵石上,任凭阳光照晒,当洗完后,整个砂石河滩上,白花花一片又一片,只见几名妇女在看守着,翻晒着。

  回到住处,房东夫妻问我们早上一幕的情景,我对他们说:“大叔大婶,不瞒你说,我当兵时间短,从未见过,也未亲身经历过这种感人的场面呀”。他们笑着说:“当街道知道你们是从朝鲜前线回来的,才开始琢磨要好好地慰问你们呀!”在以后的日子里,当地政府给我们选了几部苏联影片,我们轮流到影院观看。东北人民政府,还选派了京剧团、评剧团、东北地方剧和说唱团轮番上场,我们天天在这种轻松愉悦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

  有一天,在当地的剧院军直排以上干部开会,军长尹先炳领着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军人一同进入会场,值班参谋向首长报告队伍整顿完毕请指示!军长请戴眼镜的上台,经介绍得知是陈赓司令员。他因为老毛病犯了,从朝鲜三八线三兵团回到凤城他的老部下的地方休养。军长请老首长给军直干部讲话。陈赓可是大人物,他援越时是总指挥,抗美援朝是三兵团司令员。他操着湖南乡音,再加上他绘声绘色的讲十六军的战斗历程和当前朝鲜战事及发展趋势,在场的听后一阵又一阵的掌声雷动,各个都觉得饱了眼福,饱了耳福。报告结束后,军直文工团还演了一场精彩的节目。

  初夏时节,全军已换装完毕。一天军长带领部下到达辽宁西部义县,四十七师检查换装工作。我们电台和文工团等随员一同前往,从凤城坐火车到沈阳,又转车到义县。第二天吃过早饭,领队叫我们着装整齐列队到城南的一个大广场,映入眼帘的广场主席台已搭建和布置好了,四十七师的步兵连队已陆续列队入场,广场上各连队歌声四起。只见军长陪同东北军区首长,还有兄弟部队前来观摩的首长,还有三名苏联军事顾问一同登上主席台,我们几个随行干部指定到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下,军乐队和随行人员已在主席台两侧站好。
 
   当四十七师师长向军长报告后,军乐声响起,阅兵开始,在师长陪同下,军长步行绕场一周,当走到一个连队前军长说:“同志们好!”回答是:“首长好!”当说到:同志们辛苦了!回答是:为人民服务!一波又一波的声浪震撼着大地和广场上空。分列式开始,部队已换夏服,全部换成苏式0.76水连珠式长枪或步骑枪,有的连队清一色的苏式转盘改为适合中国人用的梭子式冲锋枪,还有轻机枪、带轮的重机枪,反坦克火箭筒等步兵武器,一个个迈着沉稳的步伐方队向检阅台走来,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到主席台前铿锵有力地踏着正步前进,持刺刀的步兵操枪劈刺整齐划一、协调一致,主席台上的首长看到这个场面个个竖起大拇指发出赞赏声,鼓掌声接连不断,都向军长祝贺,部队训练有素,战斗作风顽强精兵强悍。步兵检阅完后,一行首长们乘车到附近的炮兵团,坦克团、高炮团等重武器装备的部队检阅。
  在以后的几天里,军长召开一系列会议,文工团到各团队慰问演出,最后一天在义县的大剧场举行军地联欢大型答谢演出。当时,东北军区首长决定,有47师一三九团红九连组建一个方队,参加当年国庆节阅兵。同时决定六十六军一个连队代表志愿军参加国庆节阅兵活动。
  半个月后,我军接到命令,再次入朝参战。这段时间,我们天天打好背包,随时准备行动,在驻地打扫房屋、挑水,水缸必须灌满,街道清扫干净,垃圾用车拉走,厕所要掏干净撒上石灰。我们按照连队的感谢信格式抄录后放在桌子上或床上。这一天终于来了,午夜接到通知,我们背上背包和电台设备,悄无声息地摸黑离开驻地,到连队集合后,进入到漆黑一片的城中直奔车站而去,我们按领队指令,一一登上已经停在站台上的闷罐车厢。当汽笛声响起,火车头发出轰轰喘着粗气声,车速由慢到快驶入到茫茫一片原野里,我望着敞开车门外面,琢磨着列车行驶方向,当路过一个叫五龙背车站时,方知列车向南驶去,这趟列车一路不停过鸭绿江铁路大桥,拂晓时开到宣川郡的一个小车站停下,哨声响起,各车厢人员背上行装在先到的战友引导下,一路小跑约一里地才停顿下来,带领我们到一处没有部队驻防过的大山深处,开展反空降、反登陆的作战准备。

  离开凤城,我们来到丹东,安顿好后,我们一行到鸭绿江中方的一侧,漫步在那风景秀丽的岸堤上,心中无限感慨,天色将晚,鸭绿江两侧有着鲜明的对比,我方灯火辉煌,对岸有几座不高的楼房,灯光暗淡,死气沉沉的感觉,断桥横躺在朝鲜一侧,远处看上去阴森森的景象,不由得想起曾经过江时就是通过那座刚修复的铁路桥,那座桥就是美帝国主义的罪恶的见证,现在供世界所有热爱和平的人参观。

    第二天早上,我们登上了中方一段完好的断桥,看到桥梁上的弹孔犹在。与断桥平行不远处,新修了一座公铁两用桥,桥上不时有火车和载重卡车通过。接着我们去建在一座山顶上的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

    站在山顶上一眼望到朝鲜新义州的全景。在馆内我们听解说员讲述战争始末,五次战役及各次重要战役的文字和图片。西海岸反空降反登陆作战,因为我们有重兵防守,战争准备充分,我军以不战之师将敌人吓退了。此次战役因此成为没有开打的成功范例而永远载入史册。展馆人员介绍这场未打之战,使双方各少损失大量财产、人员10万之多。这场抗美援朝战争,我军兵力最多时达到130万。当然,战争让我国损失惨重,死亡19万多,伤是死亡人数的三倍。我中华优秀儿女以肉体之躯与武装到牙齿的钢铁之师血战近三年,换得至今已有六十六年和平安定的时间,已经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称雄世界的无人敢欺侮的强国。

     午后,我们驶在回大连的高速路上,我讲述了旅游感想和在凤城、丹东的所见所闻,感慨万千,不虚此行。我琢磨着要写点东西,作为历史长河的记忆,对后来者已警示。

附游记诗篇二首

《丹东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观后记》

鸭绿江边起硝烟,朋友遭遇强敌犯。
有人呼救邦不邦,毛主席有大局观。
打出一拳开四路,一仗管它六十年。
彭大将军豪气生,临危受命赴前线。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高唱入朝鲜。
尽管我只十六岁,十六军部电报员。
滴滴答答声声脆,命令捷报前后传。
上甘岭是伤心岭,美国大兵忒伤感。
五次战役战局定,联合国军伤亡惨。
三年时间鏖战急,将敌杀回三八线。
目空一切美统帅,乖乖坐在板门店。
错误时间打错仗,低下头颅把字签。
从此中国咳一声,地球都得打个颤。
放眼望遍全世界,哪个再敢犯大汉。
蒙哥马利下结论,谁犯中国谁傻蛋。
印军不服来试试,辛格旅长丢大脸。
便是苏修又怎样,珍宝岛上原形现。
第三军事大国吹,白眼越南被打残。
细观展馆诸史料,耄耋老兵泪花眼。
停战已逾六十年,鸭绿江南还在乱。
今天搞个核爆炸,明天飞出几导弹。
百姓肚里咕咕叫,民不聊生军优先。
金家世袭三王朝,折腾折腾不停闲。
整的东亚乱哄哄,时刻都会生大战。
中国政府发声明,不准门口生战乱。
老兵拥护我政府,奉劝各方坐下谈。
若不听劝动干戈,抗美援朝又一篇。
当年战士虽已老,仍会摇旗放声喊。
保家卫国责任重,一战再安三十年。

《游丹东和观看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馆后记》

邻邦朝鲜遭敌犯,狼烟剑指我疆界;
金胖急呼求救命,唇亡齿寒当相待;
吾辈奉命去参战,将敌杀回三八线;
停战已逾六十载,隔江眺望景未变;
三胖独裁不听劝,穷兵黩武悬核弹;
东瀛局势恐有变,冷眼纵横静观看。

欢迎您走进抗美援朝历史研究网,为全国老兵和退役军人服务!请同期关注下面《血铸丰碑》公众号,与研究网同步!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