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历史文献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文献 > 正文

旧时代自强不息求学路 新中国艰苦卓绝从军行 ——听太爷爷讲过去的故事

作者:吕开与 来源:原创 日期:2018-12-19 0:49:15 人气:87


         在我家书架上一个显眼的位置,有一本锦面纪念册。等上了中学,爸爸才告诉我那是一本叫“族谱”的书,上面记载着我们吕家千百年来近百代人的血脉绵延。在这本族谱上,有关我的太爷爷,也就是我爸爸的爷爷——吕子明的记载很多。

         对于我们这个家族来说,太爷爷是个传奇,有着丰富又曲折的经历。从他的经历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开始,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和国家是怎样地息息相关,同时也清楚地意识到,我们家的家风正是从太爷爷一生的行事为人风格中提炼出来的。


一  乌云密布,艰难求学路

(一)   私塾时光  

         1926年3月,伴随着即将到来的北伐炮火,我的太爷爷出生在河南省登封县石道乡吕岗村。生于乱世,普通百姓们更加向往太平日子,呱呱落地的太爷爷被起名“吕太和”。

两年后1928年3月军阀石友三火烧少林寺(注,导致一众僧人无寺可归被迫返乡,其中有数名武僧回到我们隔壁村子——阮村返俗,从此少林武术就在我的家乡开枝散叶,老太爷自幼起开始习武,终身未缀。同时由于吕氏家族历来注重教育,即使都不富裕,仍有倾家族之力供养学生的传统,即每家必须供养一名读书人。太爷爷幸运地被选为本房的文化传承人,进而得以读私塾

5岁时,吕氏家族与另一家族结下矛盾,双方致死人命各十几条,登封民间俗称“打ye(音同业)”,就是双方因为仇恨私下里械斗。当时的中国军阀混战,政府统治很少管到乡下,所以在“打ye(音同业)”中出了人命,政府也不管不问。为了保护太爷爷这个读过半年私塾的孩子,家里依靠太爷爷的舅爷的关系,把他送到临汝县夏店街镇寄养在一个地主家庭,并且在那里继续读私塾。

一年后,太爷爷的父母也搬过去,靠给地主家种地维持生计。当时夏店街是一个较为富庶的地方,开的有学堂,而且新学已经推广了很多年,但是太爷爷却仍旧上了旧的私塾。太爷爷在地主家度过了七年时光,整日里摇头晃脑地诵读“四书五经”。

12岁时,因为国民政府禁办私塾,推广新学,太爷爷到登封县君召乡上了学堂。但可笑的是,老师却是原来教私塾的老师,他不懂数学更不懂科学。太爷爷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常识课时,课本里写了井里和河里的水不能直接喝,有细菌,老师却说:“这(水)不能喝,那不能喝,啥才能喝?”所以,在这个“学堂”里,除了语文,其他基本全靠自学,好在太爷爷明白自己承载了家族的期望,这也倒逼出了太爷爷练就了之后受益终生的自学能力。

(二) 求学奔波

1939年秋天,太爷爷转到当地的严坡小学。严坡小学是当时比较规范的新式学堂,太爷爷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受正规教育的机会,倍加努力,半年后(1940年),14岁的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汝阳中学读初中。

因为新式小学只上了一年半,别人都上足了六年,所以刚入初中时,他感到学习非常吃力,但他硬是咬着牙自修落下的课程,撵上了同学们的学业进度。汝阳中学是私立的,学费较贵,于是在上了一年半以后通过考试,转入了公办的武陟一中(注)。

当时,随着抗日热潮的高涨,学校里兴起了学习救国的风气。但好景不长,1942年,河南出现了罕见的大旱灾,生存都艰难,学习就成为了一件太奢侈的事情,因此灾情,太爷爷暂时停学。一年后复学,刚上了九个月的课,日本鬼子就打过来了,太爷爷和同学们不得不提前毕业。后来,局势略有缓和,学校设立了高中部,太爷爷又以优异的成绩升入高中。

在这个期间,太爷爷亲眼目睹了日寇的累累暴行。1944年6月日军占领登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的奶奶为了护住家里仅剩的一点口粮不被抢走,竟被凶残的日军用刺刀穿臂而过,幸被抢救及时才与死神擦肩而过。日军在登封,强征2万名劳工修建飞机场,太爷爷的堂伯父、堂兄弟等数十人也被抓走,至今生死不知。从那时起,日本法西斯对我们就不仅仅意味着国仇,更是家恨。

  由于战争侵扰,学校多次搬家,每天上学都可能遇到炮火。所以在第一个寒假回家后,家里人不让太爷爷上学了,怕家里唯一的“知识分子”遭遇不测——高中学历在当时已经相当于旧时的“举人”了。太爷爷虽心有不甘,却只能无奈辍学,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自学和思考。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太爷爷随家人一起颠沛流离,躲避战乱,目睹了战争带来的无数血雨腥风,他想的最多的就是,为什么自己仅仅是想平平淡淡地多学一些知识,竟如此之难;到底什么样的政府才会真正关心老百姓的生活。

  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太爷爷才回到学校,但仍不能静心学习。学校闹学潮,进步派与反动派来回拉锯,已经无法容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了。但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太爷爷第一次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见识到了国民党政府和共产党人对待人民的态度之大不同,这也为后来入党参军打下了基础。虽然高中历经五次搬家,但太爷爷凭借初中坚实的基础和求知若渴的学习热情,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二  迎来曙光,奋斗报国

(一) 投身军旅学习医术

因为当时教育、交通都不发达,民国政府无力组织全国统考,所以太爷爷和同学们13人准备去当时的首都南京考大学。

1948年,几经辗转刚到长江边,准备两天后渡江时,太爷爷碰到了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人——一位中共地下党员,本来就对中国共产党有着极大好感的太爷爷在他的引领下,和另外两名同学参加了解放军,正式走上了革命道路。组织上根据太爷爷的文化程度,送他到第三野战军医院(注)学习医疗。在这个时期,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 脱下戎装学习法律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急需大量人才进行国家各种建设。经组织安排,太爷爷脱下了军装,被派到华北大学学习法律,而华北大学就是现在赫赫有名的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

国家非常重视对他们这些建国后第一批大学生的培养,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开学典礼上,刘少奇和朱老总亲自出席,要不是毛主席临时要接见少数民族同胞代表,太爷爷还差点见到毛主席呢。在人大,人才济济,吴玉章(注)、艾思奇(注)等知名学者都亲身教诲过太爷爷和他的同学们。后来,他的同学们大多都成为新中国法律框架的构建者。太爷爷学到了很多知识,尤其是学习俄语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

(三)再穿戎装投身蓝天

新中国建国伊始,国家百废待兴,当太爷爷以一颗拳拳之心正准备用自己的知识投身祖国建设时,一个影响全中国甚至世界的大事件,使他将刚脱下的军装又穿了起来。1950年7月,朝鲜战争爆发,10月我国对朝进行援助,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了鸭绿江。

入朝作战,空军急需知识分子,于是太爷爷经组织选拔加入了空军,被分配到空军长春第二航校学习飞机修理。面对莫斯科大学派来的苏联教授的纯俄语教学,太爷爷在人大学的俄语派了大用场,迅速掌握了飞机修理技术。

1、机务工作显身手

1951年太爷爷从航校毕业,被分配到空军13师38团(50年代末调入39团一直到离休)当上了机械师,负责飞机保养和修理,基地在四川广汉。

当时空13师运输机有从国民党处缴获或起义人员带过来的37架美式C-46飞机,还有从苏联购买的42架伊尔-12,这两种机型都属于淘汰的老爷机,早就停产了。没有现成的技术资料,更缺少熟练维修的技师,零配件只能靠拆旧换新。当时苏军的人员亲口说:“找遍全国才凑够你们要的量”。同志们也戏言“咱们的飞机,出身不好、来历不清、功劳不小”(注

太爷爷善于学习和钻研的精神派上了用场,经过不懈研究,他对每架飞机的零部件和性能了如指掌,并且还有一样绝活——蒙上眼睛拆卸发动机。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所有机务技术人员都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和责任重大,大家一起刻苦钻研,克服了许多技术难关,取得了多项重大技术突破,受到军委和上级机关多次嘉奖,其中就有太爷爷的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好多事都是太爷爷的战友来看望他的时候无意间告诉我们的,他们总是夸太爷爷脑子好使,有许多小发明和创造,解决了许多技术难题。其中“重心计算仪”就是老太爷爷发明出来的,不过太爷爷从来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他认为这都是本职工作。

是啊,在那些年代,有太多太爷爷这样的幕后英雄在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就如陆放翁所吟—“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详见注

正是有了无数机务工作者和空勤人员的奉献,原空十三师副师长李向民在回忆录写到“这批破烂飞机在共产党人的手里得到充分利用,用烂用完不集体停飞,停一架拆一架(修一架),真正做到啃了骨头再吸骨髓”。其中美制C46型1982年退役,服役33年;苏制伊尔-12型1985年退役,服役35年。创造了三个世界第一:使用年限第一,飞行时间第一、安全飞行时间第一。(摘自空军13师《师史》)

“诸葛一生为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这是太爷爷工作座右铭。。他常说:“机务工作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个疏忽就能造成机毁人亡,来不得半点马虎。60年代初由于领航员计算失误,造成飞机撞山,7人遇难。后来又有一次由于机械师把一个零件装反,造成飞机失事,6人遇难。(此两次事故不见文字资料,但当年部队烈士遗孤犹在)

六十年代初某一天,老太爷当时在新疆哈密机场至执行任务。当天骆驼台(音译,查不到具体资料,估计是气象站名)报告天气正常。但老太爷目测发现前方有乌云层,通报机组谨慎起飞,由于塔台指挥过分相信气象资料,仍让机组按时起飞。飞机起飞不久,就闯入雷雨区。前方视线受阻,雷电在飞机周边此起彼伏,气流狂乱造成飞机大幅颠簸。突然,机舱内一个千斤顶直奔太爷爷飞来,多亏他自幼习武身手敏捷,一个躲闪化险为夷。后来幸亏驾驶员经验丰富,俯冲下降200米才摆开危险区。

“教条主义害死人”他后来说道。

2、参与平叛作战

建国以后,当全国大多数地区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阶级敌人却不甘失败,在西南和西北地区不断制造事端,企图颠覆刚刚建立的新中国。

自1952年7月至1961年2月,四川黑水地区(注⑦)、青海的西北部、甘南、川西、川甘青边沿地区陆续发生多起叛乱。为了打击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保护新政权,太爷爷跟随所在部队参加了剿匪工作。

另外,由于解放藏区农奴的政策触及了奴隶主的利益,青海、四川藏区的奴隶主阶层与国民党的残余势力相互勾结,裹胁群众叛乱,迫害无辜者并大搞暗杀暴行。尤以康巴藏区敌我双方的拉锯战最为残酷,解放军只要落单就可能遭到暗杀。最为惨烈的时刻,太爷爷所在部队的一名团长被暗杀后又被残忍地斩首示众,以此威慑获得解放的农奴。太爷爷和战友们攻克敌阵将烈士头颅解下来时,还是怒目圆睁。至今太爷爷都无法对战友的壮烈牺牲释怀,每忆此事都须发皆张,情不自已!

此期间运输机除了运输物资和人员,还负责空中侦察、专机保障、伞降、部队机动等任务,并以撒传单和空中喊话等政治宣传手段来瓦解敌人。此外,还曾创造了运输机当战斗机使用的战例。那是在1959年4月初,驻当雄的伊尔-12机组的机械师们和空勤人员一起努力,把重机枪固定到飞机舱门上,采用侧目标低空飞行射击的方法,给腾格里海地区的叛匪予以迎头痛击,成功的拦截了600余名叛匪的去路,这批残敌后来被解放军的地面部队全歼。为此,西藏军区和空军曾给予该表彰(见空十三师《师史》)。

3、大军入藏,粮草开道

1950年中央下令进军西藏。2月3日,陆军18军先头部队向西藏开拔, 当时公路只通到雅安,再往前只能人背马驮,给养运输极为困难。5月5日,52师前指发回电报:“部队携粮已吃完,征粮困难,......已组织挖野菜打地鼠捕捉麻雀(亦不多)......”(摘自原18军军务部长——杨一贞回忆录)。

太爷爷所在部队飞机紧急起飞,经多次试航失败后,终于在5月7日由两个机组克服重重困难成功空投大米108包,约5400斤。“我师前指及154团4000余人......这些粮食不仅仅是解燃眉之急,主要是对士气鼓舞很大,战士情绪稳定,有盼头了。”(摘自18军52师前指日志)。

太爷爷回忆:“当时是高空团(指39团)冒着机毁人亡的风险飞的!有次机组在返航途中遇上天气突变,云层把山口一下子堵住了,什么都看不见(当时导航全靠肉眼和地形图),没办法驾驶员只好冒险拉高到7800米,却发现氧气不足,这时候非驾驶员的机组人员(一个机组五人,正副驾驶员各一名、领航员一名、电报员一名、机械师一名)主动停止吸氧,把氧气瓶让给驾驶员,才渡过难关。此后,紧急情况下牺牲自我,保证驾驶员的氧气供应就成为部队不成文的规定。”

4、突破空中禁区、征服世界屋脊,开辟拉萨航线

1951年5月23日西藏和平解放,太爷爷所在的部队奉命开辟内地对拉萨的航线。拉萨航线海拔高、气温低,气流极其不稳定,当时又没有地面导航,全凭经验飞,难度可想而知。此前,经过多次试航,并遭受重大损失(飞机失事),得出川藏航线不具备条件,建议开辟青藏线。

5月26日9点23分副师长韩琳亲自驾机降落在拉萨的当雄机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飞机突破空中禁区,降落在雪域高原。为此中央军委、国防部、空军党委分别通电嘉奖(注)。而太爷爷因为机务需要,是飞机上的常客,每一次的飞行都是一次冒险。

5、30个苹果的故事——西藏平叛侧影

1959年3月20日,西藏残存的上层反动分子不满对西藏的改造,对外宣称西藏独立,并向驻拉萨的解放军和地方机关单位发动了进攻。为了平定此次叛乱,空军和陆军协同作战,太爷爷所在的空军13师除了运送空降兵外,还向地面投放了大量战略物资。

1959年4月的某一天,前线平叛的陆军同志们在正常接收空投物资时,发现多了一个小包裹,里面是三十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和一堆信。原来,甘肃省人民政府慰问空军13师住兰州办事处,送来了三十个苹果,可驻兰州的同志不舍得吃,原封不动转送给驻西宁师前指的同志们,而驻西宁的同志又以同样的心情转送给驻拉萨当雄机场的前线同志,而当雄的同志觉得西藏平叛最艰苦的是陆军前线战友们,最终这三十个苹果和一百多封慰问信由太爷爷和战友们亲自包裹好空投到了平叛前线。        

就这样全军上下同仇敌忾,打击藏独分子,维护了国家统一。只可惜,达赖(注)漏网,到现在仍在极尽分裂之事。每想到此,太爷爷都会扼腕叹息。

6、昆仑雄鹰,中印自卫反击战

1959年3月,达赖逃到印度,中印交恶,加上以前留下来的边境问题,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战爆发。战争在高海拔地区进行,陆路运输困难,主要依靠空军空投。空13师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空军运输师(当时全军只有两个运输机师,其中另一个师是为中央领导出行准备的),参加了这次战斗,提供了可靠的战略支援和后勤保障,并成功地开辟了昆仑航线。高海拔地区飞机容易损坏,机械师的任务尤为繁重。据太爷爷回忆,当时修理飞机从早干到晚,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是常事。由于将士们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在5个月后,战争取得了胜利。太爷爷所在的飞行团三大队荣获“昆仑雄鹰”的称号,回内地时受到了人民的夹道欢迎,被称为英雄部队。

7、两弹一星背后的身影

由于美苏冷战,美国对我国进行封锁,为了增强国防实力,党中央决定研制原子弹。1958年7月,确定在青海海晏县金银滩建立核武器工程基地(现在的中国原子城)。为了协助核武器研究工作,空军13师派出大量运输机运输物资。后来中央又在新疆罗布泊附近建立马兰核试验基地,因为几乎没有交通设施,大量的物资都靠飞机输送,部队还要参与基地建设,听太爷爷说过每天还要参加大量的土石方作业,极其辛苦。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了”!1964年10月16日下午3点,罗布泊地区上空升起“比一千颗太阳还要明亮”(太爷爷原话)的蘑菇云,呼哨而过的冲击波把几十吨重实验用的火车头掀翻推至几里地外。然后是霹雳一般的声响动地而来。认识的不认识的科研人员、基建工程部队、卫戍部队、其他各支参战部队和基地人员不顾自身安全冲出掩护所,载笑载言;在欢呼的人群中,太爷爷喜极而泣。(见图13)不到半小时,13师39团就派出一架伊尔-12运输机载着科研仪器两次穿越蘑菇云进行样品采集,为计算核爆威力做出了牺牲般的贡献。太爷爷说:“但是根本没人怕,都是争着要上”。

1964年到1971年太爷爷所在部队还参与了氢弹和导弹的试发工作,“两弹一星”背后都有无数像太爷爷这样的普通参与者。每谈及此事太爷爷都摇头不语,一是有保

密纪律,二是自认为就是普通工作。记得太爷爷讲过一个小插曲,当时的第一次空投原子弹时,因为飞行员太紧张,到达预定地点时居然忘记打开投弹仓,又飞了一次,才顺

利投弹。当时周总理电话马上就打到基地,询问为什么没有准时引爆。

太爷爷作为机械师,负责在飞机安全返航后进行清理。因为当时防核辐射设备简陋,对参与核试验的人员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健康损害,太爷爷此后身体一直不好,也应与此有关。

8、三进越南,两援一战。

第一次是抗法援越时期。1950年,我国应越共的请求,派上将韦国清组成军事顾问团帮助越共抗击法国殖民侵略,并援助大量物资和军事装备。当时没有地面部队参战,所以空军运输任务极其繁重。1954年奠边府战役期间,太爷爷所在机组曾奉命运送在越南的老挝共产党回老挝参战。就是在这一时期,太爷爷自学了越南语。

第二次是1965年—1973年抗美援越时期,中国再次派出军事顾问团,并出动大量后勤部队协助越共修建道路、机场、输油管道、通讯基站以及各种军事设施,援助了不计其数的物资和武器弹药。太爷爷作为空军顾问团人员,不但要教会越共空军建机场、飞机修理,还要直接面对美军的轰炸和地面炮火以及特种部队的偷袭。此间仅美军飞机就被我方参战部队打下了三千余架,战况空前激烈,可以说每天都要直面生死。

记得爷爷讲过,1973年仲夏某个深夜,接到电报,要他连夜和其他一些家属搭乘部队返航飞机从郑州飞到宜昌(部队所在地),爷爷当时不知道太爷爷要参战,还疑惑干吗要这么紧急,到了那里才知道太爷爷天亮就要出国,按照惯例出国前见一面就是要交代遗嘱了。多年以后,仍心有余悸。(图14)

有关这段历史太爷爷总是不愿多讲,网上资料也大多不详。只是听太爷爷说过一次:当时越南的军官表面上很尊重顾问团的中国同志,中方军官坐在室外长凳上谈话,越南军人都是弯腰从他们面前匆匆而过,以示尊重和不打扰。

1976年越南南北统一,78年入侵柬埔寨并发动与我国边境挑衅,占我边境,杀我民众。1979年2月,解放军奉命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太爷爷第三次到越南。只不过不再是帮助越南,而是去教训他们。战争一共持续了14天,我国依靠强劲的国防实力取得了战争胜利。但我军官兵伤亡27000余人,许多同志们长眠异国他乡。提及此事,太爷爷都痛心疾首:“从50年代到70年代。20多年的无私帮助!几百亿美金的物资援助!数千战友的牺牲!几十万军民的付出一切都喂了狗!”(太爷爷原话)

9、倥偬小结

太爷爷二次参军以来,因为布防需要,机场从四川广汉、江津—拉萨当雄-青海玉树、西宁—新疆马兰—安徽徐州—河南开封、郑州—湖北武汉、宜昌四处转场。

1950年太爷爷第二次从戎时爷爷3岁,父子再次相见已是八年后,爷爷11岁。十二年后部队转移宜昌时,爷爷已经在郑州参加工作,未能跟随。父子二人前半生离多聚少,多少有点陌生感。但太爷爷从不后悔,无他,但为国家故!也是那个时代人的特色,那个年代报效祖国可不仅仅是个口号,意味着实实在在的付出和牺牲!


三  国泰民安 夕阳无限

七十年代初部队从武汉王家墩机场转场宜昌土门机场,太爷爷奉命协助修建机场,身先士卒、夜以继日的付出导致心脏病突发,几次发作命悬一线。此后多年宿疾相继复发,八十年代初基本就处于休养状态。1985年,太爷爷正式离休。

太爷爷为人正直,工作清廉,善于教导,历任机械师、机务分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副参谋长。转业战友遍天下,其中不乏身居要职者,带过的下级升迁至团级八、九人,师职军职二、三人,但他从未借此给子孙辈谋过私利。七十年代初,作为独子的爷爷结婚,想借一辆三轮车迎娶奶奶,都被太爷爷严词所拒,至今奶奶提及此事尚有微词。离休时片纸归公,几个纸箱就装满全部家当。多年生活俭朴,二、三十年一件旧军衣缝缝补补不舍不弃。粗菜淡饭甘之若饴,唯有捐赠时和子女教育花费上从不吝啬。子孙开玩笑:捐的比(给自己)花得多。但太爷爷却总是说自己已经够幸运了,很知足。

太爷爷今年九十有二,身患多病但神采奕奕。经济不富庶,但精神极其富有。从无不良嗜好,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吹牛聊天、钓鱼下棋养花一概不会,唯嗜好读书学习,特别擅长自学,靠自学初步掌握了三门外语,大学修的俄语,工作后修越南语,七十年代为了教我父亲学习又自修了英语。在部队有多项发明创造,荣获二、三等功多次,受表彰更是不计其数。离休后,又自修制冷工艺为家乡、为干休所创办两所雪糕厂,并担任副厂长。从建厂到设备安装,从生产工艺到流程从来不假他人。90岁高龄时,还在自修微观经济学。正如他自己说;活到老学到老。

我们家乡,因地处登封,乡里有习武的传统。太爷爷自幼习武,拜当地武术名家吕学礼(注)为师,几十年从未间断过练习。不敢说多么厉害,最起码强身健体了,八十多岁还能坚持每天冷水洗浴。只是可惜,武术在家族没有继承人。

太爷爷做事特别专注,能持之以恒坚持做某一件事。五十多岁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当时医生都称回天乏术,太爷爷不甘于被命运控制,积极锻炼并严格控制饮食。四十年过去了,太爷爷笑称:当初的大夫恐怕都不在了,我却还在。

太爷爷用一生的征程诠释了他自强不息、艰苦求学的意志,追随正义、一心报国的观念,勇于奉献、不畏牺牲的精神,廉洁自律、襟怀坦白的风骨,如此种种,也成就了我们家与人为善,自强自律,不断进取,热爱、珍惜美好生活的良好家风。


注释

火烧少林寺是1928年三月,建国军樊钟秀冯玉祥国民军后方空虚,夺占了巩县及偃师县,但不久被冯部将领石友三夺回。樊钟秀南撤,转攻登封县城,其司令部即设在少林寺内。石友三部向南追击,至辗辕关(十八盘),少林寺僧助樊狙击,终不敌而溃。三月十五日,石友三追至少林寺,遂纵火焚法堂。次日,驻防登封的国民军(冯玉祥部)旅长苏启明,命军士抬煤油到寺中,将少林寺尽付一炬‘’

  武陟一中:武陟一中的前身河朔书院创建于清朝道光十七年(1837年),曾是中原黄河北岸彰德、卫辉、怀庆三府的最高学府,是封建科举制度下的著名学堂。该校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侵略者夷为平地,先后搬迁到登封、卢氏等地。解放后得以重建,百年老校,历经沧桑,数易其名。1956年,政府正式为其定名武陟县第一中学。

第三野战医院:创建于1949年9月,当时称华东军区人民医学院,主要由华东医务干部学校、第三野战军卫生部医学院、国民党原国防医学院部分留大陆人员和从地方招聘的专家教授组成。1950年10月,更名为上海军医大学。1951年7月9日,由中央军委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2017年6月29日,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并对外保留第二军医大学校名。

吴玉章(1878年12月30日-1966年12月12日),原名永珊,字树人,四川荣县人;是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开拓者。他于1950年中国人民大学正式命名组建时担任校长长达17年,直至1966年逝世,为人民大学的诞生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艾思奇(1910年-1966年3月22日),历任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副校长、中国哲学会副会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原名李生萱,云南腾冲人,蒙古族,哲学家“艾思奇”的名字是从英文“SH”(其英文转写Sheng Hsuen)得到灵感,并成为自己的笔名。

选自《飞越天险-空13师支援陆18军解放西藏作战纪实》P40

选自《飞越天险-空13师支援陆18军解放西藏作战纪实》P75-P205

黑水战役:黑水是我国四川省西北岷江上游的一个支流,面积4300平方公里,人口约2万,大多藏、羌两族。四周雪山环抱,易守难攻。但因连同川、康、青、甘四地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地。因属于国民党实行反攻大陆计划——“三把刀一颗炸弹”的“炸弹”一环,一旦成功四省糜烂。毛主席曾对贺龙戏称其为“小台湾”。1952年7月在国民党残余势力和特务的煽动下发生叛乱,9月在我陆、空军联合攻击下全歼叛军,重要匪首无一漏网。

见1956年5月27日人民日报

指的是达赖十四世丹增嘉措。他出身于青海省湟中县藏族农民家庭。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达赖十四世曾派代表团到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举行谈判,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西藏和平解放,重新回到了祖国大家庭。1959年,西藏一部分农奴主为了抗拒民主改革,发动了武装叛乱。达赖十四世出走印度。

吕学礼:登封著名少林武术家,擅长“少林心意把”和“达摩拐”,太爷爷的十叔,曾任国民革命军大刀队教官,与日本鬼子在淞沪抗战中浴血奋战过,后加入解放军,离休后一直从事在登封15中从事武术教学和研究,桃李满天下。


作者:吕开与(河南省实验文博学校高一2班)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