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历史追踪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追踪 > 正文

迎国庆【70周年】献给我们的兵妈妈

作者:滕予平 来源:原创 日期:2019-8-13 16:45:54 人气:31

迎国庆【70周年】献给我们的兵妈妈

战地黄花分外香

——志愿军女兵掠影

作者:滕予平

195012月,驻扎在重庆的人民解放军12军某部奉命北上,在码头登船的战士中,有位身着肥大军装、满脸稚气的小护士,年龄只有15……

杨志

    她叫杨志,与梁山好汉青面兽同名同姓。虽然是个小姑娘,但也有一股豪气。她出生于重庆合川双槐镇。这里有座气势雄伟的百年古宅,是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的杨家祠堂,它纪录着杨氏先人的成就、荣耀和富足。

双槐镇因两个槐树而得名

杨家祠堂有关记载、木雕和大门

    1935年出生于这个大家族的后代杨志,幼年并不顺畅。她曾用名杨世芬,三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带着她和弟弟,从小跟着爷爷杨宗绪一家生活。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她给母亲提出要上学的要求。但解放前重男轻女,奶奶不同意,结果奶奶去世后,杨志才上小学一年级,由于学校离家远,杨志上小学二年级就住校了。那时学校规定,4年级才能住校。由于小学校长是杨志大爷爷家儿媳妇,所以开了后门同意住校,一星期回一趟家。

人如其名,她好学上进。不仅因学习刻苦、成绩优良,提前一年就考上初中,而且很快受到革命思想影响,对投身人民解放和民族独立事业充满了渴望。初中毕业后,合川迎来解放,学校来了解放军,部队宣传队驻扎在本地。她瞒着母亲偷偷报名参军,在即将换军装的时候,母亲听说了,硬是把她拉了回来。回来后,杨志又一次给母亲撒谎,说是去北碚堂哥(二哥)家串亲戚,到重庆北碚在大街上踫见同学李正雪、杨长安等四人,看见十二军卫校招学员,就报名了。结果,只考上李正雪、杨志俩人。

杨志(左) 李正雪(右)

    15岁的她就敢先斩后奏,考入十二军卫校后直接穿上了军装。把换下的衣裳托堂哥捎回合川,并请代转给母亲参军的音讯,让家人放心——实际上还有层意思,就是你们接受现实吧。当时一同参军并在一个区队同学还有:刘绮文、刘郁文、杨志、高豪等。卫校驻在重庆北碚三花石,杨志分到15班,黄起军当年是付班长。

铁打营盘流水兵。195012月底,部队奉命由重庆码头民生公司轮船登船,一层是十二军卫校,二层是军直机关,三层军大,往武汉方向进发,1951年元旦在轮船(经过重庆万县)上过的元旦节。轮船是当时最大艘的,到武汉江原大道码头(老地名),换闷罐火车到河北。又到束鹿县(现叫辛集),军司政后在此換装整训集结。

部队移防是为了迎接新的重大使命。他们到河北辛集后,很快换上了准备进入朝鲜的棉军装。杨志身高155,穿最小号军装还要改,房东大娘看见杨志拿着军装在身上试来试去就明白了,马上热情的说姑娘我来帮你改改吧,本来裤子是马裤、裤腿上有三个扣子拿剪子剪掉了两寸,三下五除二把军裤改好了!辛集老大娘那慈祥而亲切的面容和她热情支援部队、关爱子弟兵的行动,一直使杨志朝夕难忘。遗憾的是杨志现在已经八十多岁,记不清当年房东大娘的姓名了。

1951年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

1951年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照片地点:朝鲜)

1951312日上午,十二军在河北束鹿(今辛集)举行了赴朝参战誓师大会。下午,在曾绍山军长指挥下乘闷罐火车出发,经天津、沈阳、凤城北上,319日到达辽宁的灌水、永甸、长甸、宽甸地区。

321日夜,十二军指战员在长甸河口跨过鸭绿江,踏上了朝鲜国土。进入朝鲜后,十二军三十一师和三十四师,沿龟城、宁边、价川、顺川、阳德之线南进;三十五师和军直沿新仓、云山、球场、德川、破邑之线南进。冒着敌机轰炸,翻山越岭,昼宿夜行,总共连续徒步行军步行18天,于410前到达战役(即是:第五次战役)集结地谷山、伊川地区。

杨志第一次入朝在火车站,和两个战友一起前往车站。在站台上突然两个战友不走了,杨志心想你们为什么突然停下了?一抬头,原来肖永银付军长迎面走来,杨志马上敬个军礼,报告说她们三个被分配朝鲜的,准备坐火车。肖军长说,现在前方仗打的艰苦,女同志去了还得照顾你们。他还半开玩笑地说,女同志头发剪的那么短不像话。杨志赶紧给肖军长说,去前线万一负伤,头发短好包扎处理。肖军长说,现在十二军整个军番号都改成志愿军了,仗有得打,将来女同志可轮换上前线,都能入朝。

杨志先是被安排到军随营学校卫生所,然后又被分配到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向着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抗美援朝战场进发。她和两个女战友坐上往前线送药品的卡车,那是一辆捷克援助的汽车,在车箱里扒了个坐的地方。过桥时,看见苏联士兵穿着志愿军服装在防空炮边,过完桥进入朝鲜境内,司机停车交待注意事项:一是车箱上要盖白帆布;二是你们三个在下面不要揭开帆布,因为有照明弹,美国佬就是专炸运输车辆的;三是飞机投炸弹路上坑多,特别是小个子小鬼千万别跳车,跳车是死路。

三个女兵坐车走了一段路,速度渐慢,终于停下。发现前面的车望不见尽头,都己停下、堵死。更糟的是,后头的车龙也堵死了,进退不得。只要有敌机出现,车龙必会一锅端,脱身都不行!司机赶紧下车探路,狭窄土路两旁是宽广坑洼的田垄,并无其它出路。不久司机回来上车,他径直驶下田垄,冲向与公路平行的一条铁路。她们惊诧地喊道,不行啊!蛮拼行吗?司机说这铁路会交会公路,咱们碰运气,能从那儿冲过去!

卡车在两条铁轨当中疾驰,在枕木当中忽高忽低劲跳。人在车上狠撞车架!杨志她们三个女兵撞得鼻肿脸青。火车正要从后面冲过来,卡车刚好上了前面空荡荡的公路!

车继续往前方开,天色渐亮,司机往车上大喊"敌机来了”!司机立马把车停靠路旁山脚下,他下车又大喊:"下车上山去防空洞!”话音未落,杨志她们三人全跳了下来,分头飞跑上山。同时她们也听到她们座的汽车发动,开走的声音迅速消失,车去远了!

白天来临,杨志她们三个女兵躲在山上,吃了一天自带的干粮……直到天色入黑,山下才传来刹车声。司机喊杨志她三人!他解释,早上汽车要找洞穴防空,来不及交代。万一卡车被炸,那一车药品就报销了,可是有多少伤员在等着用呢……实在来不及运送你们杨志她们三人释然!

卡车又上了山,不久又在中途被迫停下。下车上前看,山路炸塌了半边,余下半边,左侧紧挨垂直的山壁,右侧是深深的悬崖,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江水,中间仅容一辆卡车通过。她们三人当中一位年纪大的女兵,在车前拿手电照着路中心指引。能否过去,得仰仗司机,如果汽车右轮压到了松散的浮坭,往右倾翻,就要掉进深渊。运气加司机,成了三个女卫生兵再生的保证!还好,运气不错,车顺利通过,终于下山了!

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原野。敌机投下无数照明弹,每隔一段公路就在空中挂满了一排,地面恍如白昼。巡逻敌机发现汽车就会转圈回来扫射,照明弹熄灭,敌机又补投,等到白天更糟!司机没有犹豫,灭了汽车大灯加大油门猛冲,过了封锁区。一路经过九死一生……从祖国出发,坐卡车行军,经过数日生死考验才好容易到达目的地---三兵团医院三分院。

   1951年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十二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三兵团三分院护士。参加了5次战役、金城阻击战,上甘岭等战役。

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成立合影,第二排左三男护士长牛玉书左四程相全外科军医(杨志当年的护士长牛玉书)

志愿军三兵团医院三分院是在国内成立的抽调的是二野各军技术好的外科军医和护士长。当时医院三个护士长,牛玉书,男,是正护士长;还有个姓李的男护士长是副的、还有个女副护士长和国民党军医留用的2个外科大夫。牛玉书护士长,是19319月出生,194512月参加工作,194512月起先后任十一旅野战所卫生员、卫训队手术组班长,十四军四十师教导排长,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护士长,组建三兵团医院三分院从二野十四军调三分院。还有当年著名外科军医程相权,是1930422日生,山西晋城人。1949在华北医科大学毕业大学生。他是19473月参加革命,1949-1950年任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院四所外科军医。当年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技术力量最强,医疗器械也较为齐全。

杨志是卫校第一批入朝的学员,到达医院后正好是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刚结束,任务十分繁重。当时伤员多,医院要派人去一线接伤员,随担架队走,牛护士长带队。她对杨志说:小鬼,你也去吧,执行任务!”程相全医生也去了。杨志16岁,个子矮小,却动作利索,走路也快,就是和别人抬起担架来总是一高一低。为了伤员安全,牛护士长就叫杨志给伤员包扎换药,帮助抬担架中间……医院手术不断,在手术时伤员输水都是临时用树支做的架子。杨志就找能垫高的櫈子登上去给伤员挂输液瓶,睡觉就在坑道,也不管地上冰冷潮湿、泥尘遍布,把被子打开就睡下,条件非常艰苦!

在这种情况下,医护人员仍然以对战友生命高度负责的精神,满腔热忱、态度认真地开展战地救治工作。牛玉书护士长工作非常严谨,对下级护士在工作上要求非常严格,他常教育护士们一线战士们流血奋战受伤到我们医院,一定要做好护理工作,并从心理安慰战士们减轻他们痛苦!在医院里,每日手术不断,程相全医生主刀,牛护士长当助手,天天连轴转,一天休息三、四个小时都是多的!程相全军医经常说时间就是生命、要跟时间赛跑,抢救伤员!

杨志在大家感染下,很快成熟起来,成了一个热情勤快、人见人爱的好护士。护士长说小鬼去炊事班帮厨,杨志就乐呵呵地前去干活,刷锅、洗碗、等,还学会了炒特种鸡蛋。所谓特种,实际上是国内为支援抗美援朝前线而研制的压缩鸡旦粉,像白面一样,装在罐头瓶里,打开后取出少量加水调好,放在锅里炒一下就成鸡旦了。这就是当年给到伤员最好的营养品。医务人员不准吃,是留给伤员的。

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牛玉书男护士长带领大家在朝鲜山上砍树建坑道。右下角女兵杨志。(第一排左带帽眼往山上看的是牛玉书护士长)照片地点:朝鲜

志愿军十二军治疗所 喝水者为杨志(地点朝鲜)

金城防御战为加强营包扎所,团,师三级医疗单位的技术力量。抽出三兵团三分院医护人员到一线支援每次都抽到杨志年龄小动作快业务好。(因杨志是十二军卫校分配到三兵团医院的)【每次支援一线十二军任务领导都叫杨志去】。个低敏捷牛玉书护士长带队或李副护士长带队(李砚田是河南林县人)基本上都是程相权外科军医带上政治可靠的军医去一线支援!国民党留用的当时大家叫他罗医官在医院值班!

营包扎所,以营卫生所及营非战斗员至少7人组成,分为中心组和派出组,主要任务是掌握担架力量,及时将连、排阵地伤员接回来;根据任务需要随时以派出组加强主要方向连队的救护工作,并做好伤员的辅助包扎和转运。

团救护所,由团卫生队、担架连及部分勤务人员组成,分为中心组和机动组,各组均设收容分类组、绷带组、后送组、掩埋组、轻伤组。团救护所随时加强营的救护工作,通常在距阵地4~12公里处展开。

师医院,分为收容分类组、重伤组、轻伤组、后送埋.健康队,主要任务是执行战地初步治疗,观察和后转,距阵地10~30公里处展开。

军医院,分为收容分类队,外科队,内科队和后送队4个组织,其任务是机动、收转,并将一部分转来的伤员留治。

金城防御战中;在通风条件极差的坑道手术室中,充满了血腥味、汗臭味。为了抢救战士们的生命,杨志和其他医护人员挥汗如雨,不休不眠,坚持几天几夜,直到抢救完最后一名伤员。就是这种条件,对于经历过五次战役医无定所的医护人员来讲,已很知足了。

杨志(前排右一)在朝鲜

和战友在朝鲜 (一排左2 杨志,左3 李正桃)

上甘岭战役; 三兵团医院三分院抽医护人员紧急支援十二军野战医院由牛玉书护士长带队。本来十二军分院接的任务接收300个伤员。没想到一展开呼呼啦啦一下子来了8O0多个伤员,前面还在不断的来……在一个叫獐谷的地方,每条山沟,每片树林都躺满了伤员。

一排排浑身血污,满脸漆黑的伤员在那儿,不哼不叫有个别的实在痛得难受呻吟,这时旁边马上有人说,叫什么,大家谁不痛!叫唤的人马上紧咬嘴唇,不再叫唤。可是,不多久他们就永远地过去了。当时对伤员的救护工作,是每个护士负责一条山沟。这些伤员在前沿只是经过连队卫生员简单的止血,包扎处理,现在虽然转下来了,抢救工作的紧张程度与强度可想而知……

为了减少伤员在运输途中的死亡,十二军三十一师野战医院派5名医护人员去菊亭开设前沿救护所。结果在运动途中,就牺牲3人。

没办法,前沿救护只能靠连队卫生员了。在国内战争中,一个连队只有一个卫生员,但在上甘岭,一个连队配4个卫生员,还不够用。可见上甘岭战役作战中艰苦和残酷激烈,十二军是刚刚从金城前线下来,又匆匆奔向上甘岭战场的……

朝鲜(2排右2杨志)和战友李正挑第一排右一

为了照顾好伤病员,三兵团野战医院三分院的医护人员,每到一地,都要在沟沟岭岭,挖一些防空洞。在零下30℃多度的寒冬,为了保证三热”:即让伤病员们住热、食热、穿热。他们上山打柴,烧木炭。用具缺,他们设法,自己动手,把罐头盒剪好,把扎手的边边磨制成碗;用树枝做成筷子;用洋铁片做成饭匀;用蛋粉盒做成水壶;用炒面箱做成饭筒、洗脸盆;用缴券来的罐头筒做成大小便器;就连查看病房的灯,也是两个罐头盒做成的。这种灯做得十分精巧,当敌人飞机一来,把上面那个罐头盒一扣,罩住下面那个罐头盒,外面看不见光亮了。没有热水袋,医护人员就先把石头烧热,然后用洗干净的破棉花、破布包起来,放在病员被窝里。

伤员们送到三兵团三分院野战医院时,大都满身血污,脸如黑炭,衣服撕成了布条。医护人员给他们擦洗干净,换上干净衣服(这些衣服大都是牺牲了的战士的,战士牺牲后)医护人员将其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专门留给后来的伤员换穿),将所有的包扎打开,轻伤员更换敷时药。

重伤员该动手术的要动手术,并登记伤票。所谓伤票,就是登记下来连、营、团三级对伤口的处理,以及野战医院对伤口的处理,主要是建立受伤档案,为以后伤员的伤情提供资料。

对于伤员后送,医务部门作了一系列严格的规定;伤员必须彻底止住血,才能后送;骨折的,必须有夹板,或上好了石膏,才能后送。有生命危险的,不准后送;内脏器官受伤,没有得到妥当处理的,不准后送

送往野战医院的伤员常因失血过多,生命垂危,急需输血。这种时候哪去找血?于是只得从医护人员身上抽血。往往一场战斗下来,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抽个遍。

每次输血,医护人员都争先恐后地伸出自己的手输我的,输我的!”输完后喝点生理盐水,有时上级发一个罐头补充营养谁也没把输血当作回事。就是那么个罐头,也是三、五个人嘻嘻哈哈地分吃了。

坑道经常不够用,三兵团三分院在牛玉书护士长的带领下,医生护士和医院警卫班一起挖坑道、男同志挖.女同志往山下拖树。但凡是弯腰的活,牛护士都好叫杨志,因为她个低不费事,高个子弯腰难受。当年医院战友开玩笑:小鬼个子低,也有个子低的好处……

当年医院在山上有警卫班站一线岗,医务人员站二线岗,坑道里有医生护士值班看伤员。站二线岗夜里气温骤低冻的很,夜间巡逻怕特务上山打信号弹引来飞机轰炸,冬天晚上零下二十、三十多度,即使春天也还是寒气逼人,零下十多度。要防止敌伪特务的破坏、放火、盗贼的暗算等诸多敌情的发生。在零下40多度,迎着刺骨寒风夜间巡逻的女护士们,一样奋战在大山上夜间巡逻线上。

当年分院接收的病号不只是三兵团的各军伤员,还有其它兵团伤员。军医院处理不了的疑难杂症,都是三分院军医带护士们去军医院处理,或伤员转三分院,重的三分院处理完,把伤员转运国内治疗。由于严寒、潮湿、劳累,杨志的双腿患上了较严重的关节炎,还连日发烧,扁桃体发炎,不得不做了手术。但她还是一直坚持工作,直到19537月份抗美援朝停战后,程相全军医、牛玉书护士长、李砚田副护士长、杨志护士,四人调志愿军十二军治疗所,后坐火车护送伤员回到祖国。

回国后到达河北高邑随校治疗所工作一段时间,由于当年在朝鲜战场零下将进40度寒冷环境落下的病根,她老发烧,双腿关节痛,年底转院到华北第三后方医院,住了近一年医院治疗风湿性关节炎,1954年底医院领导找杨志谈话说:第一,出院你可回原部队十二军,己在渐江金华一带;第二、抗美援朝战争刚结束,正在恢复经济建设,你可以就地调到地方工作。杨志想双腿有风湿性关节炎,回原部队给组织找麻烦,就选择了第二条,就地调动地方工作。

考上张家口医院和同学合影(左1穿裙子的是杨志)

1954年工作调动地方后,(当年抗美援朝战争刚结束。国家正在困难时期没有转业费)考入张家口医学院。(带工资)1958年毕业分配国家粮食部。1961年支援地方,到粮食厅卫生所,后任省粮食厅卫生所、所长(医生)。她具有川妹子的共同特点:热情、直爽、泼辣、能干。吃苦耐劳,始终保持军人的作风,雷历风行,坚定果敢,把医生这职业,作为一生奋斗目标,做得风生水起,善始善终,一直干到退休……

当年的参与者也渐渐地逝去。杨志当年16岁,现今已80多岁,健在的战友他们都在哪里?没有联系,不能叙旧,很是遗憾。都说往事如烟,是的,杨志记忆中的往事,正是可歌可泣的硝烟,里面有鲜血、生命和青春。它经常浮现,还是那样的真实、清晰、鲜活,让杨志刻骨铭心终身不能遗忘。一幕幕经常在杨志心里重演,梦里重现。深夜里杨志有时被战争中危急战况的恶梦惊醒,醒后又要回忆、思考:敬佩、怀念那些英雄人物,更敬佩、更怀念那些身边的,同生死共患难的无名英雄。因为真正成名的英雄是由众多无名英雄的配合、支持、衬托出来的,因此我们不要忘记那些无名英雄当时的战友,死去的、活着的,都是平凡的人,都是无名英雄……包括那些年轻的志愿军女护士,她们挽救了多少战友,付出了多少辛劳!在留下的旧照片中,她们是那么淳朴、坚强、美丽,正如毛主席诗词中所写战地黄花分外香

2016年左一杨志.李正挑.滕久有战友在重庆重逢(照片来自后代牛燕燕)

志愿军十二军卫校毕业照地点东北丹东宽甸第一排右边第五个文兴惠,在后排左靠文阿姨是杨志

【附记】

1950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远赴朝鲜,跨过鸭绿江,参与到了抗美援朝战争。19513月,第12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417日,参加第五次战役,11月,参加金城防御作战,进行大小战斗400余次,圆满完成防御任务。195211月底,参加上甘岭战役。第12军入朝参战期间,在志愿军当中,也不乏有一些女志愿兵,她们担负起机要兵、文艺兵、卫生兵等多重战争角色。19544月,第12军从朝鲜回国!

20世纪50年代初期,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并最终获得胜利。其中有志愿军十二军卫校一批年轻的志愿军女战士卫校毕业一个个16/17/18/19岁等(付排级)那时大家年轻,活泼是一群招之即来,生龙活虎年轻人,,跨过鸭绿江、奔赴硝烟弥漫的朝鲜前线。她们是战场救护人员工作,奉献了热血和青春……

刘绮文、杨志、刘郁文、甘俊,李正雪、等一起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考入十二军卫校。卫校在重庆北碚三花石是一个区队同学,刘绮文在14班,杨志、高豪、15班,黄起军,是付班长当年,与1950年底出重庆往河北辛集,集结整训换装,开往东北宽甸,准备入朝。刘绮文留校当教员、培训卫生员、护士往返向朝鲜前线送学员。杨志在卫校第一批分配志愿军三兵团三分院随十二军后勤送药品汽车入朝,文兴惠在宽甸健康团后随十二军二分院入朝。吴先枝1952年元月分配十二军一所后并入31师卫生营。陈桂英,黄琪军,甘俊,也分批入朝,抗美援朝后期李正雪也入朝在十二军(三所)……

中国女志愿兵舍生忘死,和男兵一起战斗在前线,时时刻刻经受着为战争失去生命的考验。多么可爱的志愿军女兵啊,他们为了保卫国家,奉献了美丽的青春,甚至生命!花一样的年纪,为了国家,她们驰骋战场,为国家流血!

一场战斗伤员从阵地下来,简单扎后、随担架队把伤员送到野战医院,然后野战医院一站一站把重伤员运回国内治疗。

她们不畏艰险,不怕困难,屡屡在枪林弹雨中完成了艰巨的任务……那些女护士,还被誉为志愿军的兵妈妈” ……

在建国“70周年到来之际,特别要向她们这些当时未婚、却获得兵妈妈称号的伟大女战士,致以崇高的敬礼,她们定将名垂青史!

【后记】

与袓国同行

滔滔黄河,滚滚长江,巍巍泰山,莽莽昆仑,这是我的祖国---强盛的大中国!我的祖国美丽富饶,她环绕着碧野青山,簇拥着江川大地,透过我的瞳仁,看到了大海青波上升起的太阳;看到了西藏高原上闪烁的群星;看到了花开三月、草长莺飞的春色南疆;看到了敦煌飞天的轻歌曼舞,看到了桂林山水的清奇秀丽与黄山云海的神秘莫测……

此刻,我们敞开心灵的窗户,目睹繁荣富强的祖国,那冉冉上升的国旗,是最令人留连忘返、牵人魂魄的奇观。在这样庄严而令人骄傲的氛围里,我们去展望美好的未来,谁的激情不会喷涌,谁的血液不会沸腾?

祖国啊,阳光给你色彩,雨露给你芬芳,长城给你脊梁,黄河给你力量,人民给你信任,战士给你安宁,历史的天空正期待我们加上一颗金子般的心!

透过历史的风尘,我们仿佛看到了入侵者焚烧圆明园的火光;也看到了中国共产党是怎样救民于水火之中,拯世于危难之时的情景;更看到了人民象喜马拉雅山一样伸直了腰杆,昂起了头颅,做了国家的主人、东方的巨人!

心贴着祖国,我们哪能不含泪读出过去艰辛的岁月;哪能不振奋的读出中华儿女的勇敢、坚强和中华民族钢一般的意志,铁一般的尊严!

在无数的华夏儿女心目中,祖国不需要任何装饰,也是一幅气壮山河的画卷。东方的太阳正徐徐升起,用心灵去感觉,每一缕阳光,都是祖国母亲殷切的希望。与祖国同行,我们就会有一个辉煌的人生!

                                                  滕予平  写于2019510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