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跟随彭老总 同跨鸭绿江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0:36:51 人气:48

1950年春,我们40军参加了解放海南岛战役。5月1 日全岛解放,部队回到雷州半岛后,又步行到了广州。七月中旬,我们从广州坐闷罐车北上,准备到河南洛阳全军休整学文化。部队到了武汉后,在车厢里召集党团员开会,传达上级指示:部队不到洛阳了,要继续北上,到东北去。要求党团员要模范服从命令。一路上,车厢里互相拉歌子、说笑话,搞得十分活跃,充满欢乐气氛。火车日夜奔驰,七月下旬到达了目的地:辽东省安东市(今辽宁省丹东市)。
在鸭绿江畔集结训练
安东市是鸭绿江畔一座美丽的城市。我们民运队住进了市税务局机关的房子。第二天早上,我和战友们来到鸭绿江边,隔江相望的城市是朝鲜的新义洲。江面横跨着两座大铁桥,把中国和朝鲜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看到铁桥上的火车、汽车正满载货物往新义州驰去。我们走到江岸,只见绿色的江水正静静地奔流着,映着朝阳,江面闪烁着七彩磷光煞是好看。大家面对一江绿水异常兴奋,不约而同地捧起清澈见底的江水,先是洗了一把脸,再捧起江水一饮而尽。
我们一到安东,就开始了紧张的军事演练。白天学习时事政治,晚上是夜行军演练。每天晚上半夜三更突然吹起紧急集合哨,大家马上起来打背包、备干粮、灌水壶。全副武装立即出发进行夜间急行军演练。在夜行军中练习识别方向、寻找水源、联系传递和接受信息和命令。行军过程全队保持着静默,只偶尔听到“别掉队”、“跟上”的声音。
到了8月,美国侵朝战机侵入我国东北边境上空,对我东北边境的安东、宽甸、辑安等城市疯狂轰炸、扫射。我们曾多次目击美国战机入侵安东上空,对安东鸭绿江大桥一带进行扫射、轰炸。安东市多处民房被美战机轰炸燃烧。敌机的侵略暴行,点燃了我们反对侵略的满腔怒火。在学习讨论会上,大家都义愤填膺,义正词严地控诉美国的侵略行径,控诉美第七舰队入侵我台湾海峡的罪行。在现实面前,我们更懂得了中朝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道理,更深刻认识了美帝侵略的本质,更加藐视、蔑视、仇视美帝这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进入10月,我们做好了多方面准备。将轻装下来的衣物、书籍送到辽阳军留守处保存。我在书中夹了一个字条写着:“如果我在朝鲜牺牲了,这些衣物送给革命同志使用”。1953年回国后我到留守处取回了衣物,我重读了自己当时写下的遗言式的字条,如同读着另一位烈士的遗言。
奉命秘密跨过鸭绿江
终于等到了过江的命令。10月19日下午,队长宣布:上级命令我们今天晚上过江。每个人发了一米袋。队长说,这次行动是大部队行动,到了朝鲜可能一时粮食供应不上,随身带的干粮一定要省着吃。黄昏时分,天已擦黑,我们离开了安东税务局驻地,直奔鸭绿江边大桥头集结。出发前,孙队长做了简短的动员:“这次行动是出国作战,是绝密军事行动,一定要严守军事机密。在行军作战中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爱护朝鲜的一草一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整个安东在夜幕下静默着,只有入侵上空的美战机的轰鸣声打破夜空寂静。正处于防空灯火管制的安东市,只有个别窗户偶尔透出一线亮光。
我们终于出发了。我们的队伍以4路纵队跟进。前边已踏上大铁桥的先头部队是我军118师。当时,我们民运队的战友们都是带着手枪,只有我扛着三八大盖步枪过江。
过江时天黑,看不见桥下绿色的江水。忽然听到汽车马达声。当我们正走到大铁桥中间时,一辆绿色军用吉普车从我身旁擦肩而过,当时我猜想:车上一定是军首长吧!
过了江,进入朝鲜境内的新义州,这里笼罩着浓浓的战争气氛。公路上大批老百姓赶着牛车,头上顶着衣物,扶老携幼,全家离开被侵略者炸毁的家园,茫然地逃难,孩子发出凄惨的哭啼声,令人十分揪心,侵略者给人民带来的苦难怵目惊心。天黑得越来越沉,开始下起蒙蒙细雨,一会儿变成朵朵小雪花,飘落到我的头上,碰到了我的脸颊。生长在南国的我,在异国他乡第一次见到雪花,那凉凉的软软的感觉至今不忘。部队在继续行进,我在心里默默地唱着当年苏联共青团员之歌:“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万众一心拿起武器… …再见了亲爱的妈妈,别难过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当时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的每一位战士,心中涌动的是为正义而战,为和平而战的浩然正气;我们心里怀着的不是光荣地献身就是英雄地回来的豪情。
过江后继续急行军,大约到了下半夜,队长命令就地宿营。于是我们在近处刚刚收完高粱的坡地里找地方睡觉。我和梁继步两人钻进了一堆高粱秸秆里和衣而睡,我们就是这样度过了朝鲜战场上的第一个夜晚。我将永远会铭记,我们跨过鸭绿江的时间是:公元1950年10月19日晚6时许。农历庚寅年九月初九酉时。当年我只有19岁。
原来我和彭老总同时过江
半个世纪过去了。2000年9月,我再次跨过鸭绿江到朝鲜战地重游。回国途中,在列车上幸遇彭老总的军事秘书杨凤安老人。他对我说:“当时我陪着彭总当年在一辆军用吉普上,车上只有彭总、司机、两名警卫员和我五个人。我们是10月19日天黑后从安东出发驶入鸭绿江大桥的。我们追上并超过了正在铁桥上行进的40军118师”。啊!原来当时在鸭绿江大铁桥上,与我擦肩而过的那辆吉普车上坐着的竟是彭老总。那么,我是同彭总同时一起跨过鸭绿江的。听了杨老一席话,令我产生了无比自豪、幸运的感觉。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当年过江的情景记忆犹新,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如今,我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了,真令人感慨万千!
我深切缅怀为保家卫国、为保卫世界和平而英勇牺牲的志愿军先烈们。他们的丰功伟绩将永垂青史,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作者:林源森,原志愿军40军老战士)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