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万岁军”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0:37:09 人气:69

春节刚过,我家乡丹东的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来信,约我写一篇反映抗美援朝精神的文章,特别要求写一写38军。这让我怦然心动。我在38军工作过42年,从士兵到将军,那里几乎记录了我整个成长过程和人生经历,有着深厚的感情。而全程参加的抗美援朝战争,更让我亲身感受到血与火对这支英雄部队的洗礼。尽管时代已经久远,但只要回忆起这段不平凡的岁月,都会让我激动不已,特别是回想起一场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想到一名名牺牲的战友,更加体会到和平来之不易,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从38军身上来看抗美援朝精神,最令人震撼的应该是那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拖不垮打不烂的战斗气概。这种气概可谓惊山河、泣鬼神,不仅战胜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还使这支部队获得了“万岁军”的美誉。
在这里,我用自己的所见所闻,写下38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几次著名战斗,以此解读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
五天五夜的飞虎山战斗
1950年10月25日,是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作为一名志愿军战士随所在的第38军跨过鸭绿江,参加举世闻名的抗美援朝战争。部队刚入朝,我们就立即急行军向指定地点进发,10月29日便开始向熙川之敌发起攻击。当时,我是团宣传队副分队长,宣传战斗精神和英雄人物,鼓舞士气,是宣传队的首要任务。飞虎山战斗则是我们军入朝以来,经历的第一场惨烈战斗,记忆深刻。
飞虎山位于军隅里和价川郡的北面,居高临下。军隅里和价川郡两地都是交通要道,军隅里又是敌人北进的补给总站。我部队在向熙川发动进攻时,敌因获知情况,逃之夭夭。我军立即开始追击,在向军隅里攻击途中,于11月4日从敌人手中夺下飞虎山。
就在我军攻下飞虎山后,志愿军司令部根据敌我双方态势,决定抓住敌人对我志愿军兵力估计不足的机会,主动示弱,放弃追击,主力部队北撤,诱敌深入给予狠狠打击,为即将开始的第二次战役做准备。
新的作战部署,使夺得飞虎山阵地的我军第335团的任务突然由进攻转为防御,奉命坚守阵地,牵制敌人。敌人为夺回制高点,继续北进,以伪7师和美军一部分于11月5日起向飞虎山疯狂反击,一场恶战随即展开。
第一天打得最激烈的是5连3排据守的前沿阵地。这是一个由一片小树林和枯草组成的小山包。天刚亮,十几架敌机便贴着树稍向阵地轰炸,接着是十几门大炮一起轰击,似乎要把山头削平,但是敌人步兵的几次攻击都失败了。接着,敌机和大炮又开始轮番轰击,阵地上的土翻过来又翻过去,工事全坍塌了,树木全被削成光杆。但是当敌人攻上来时,战士们又从弹坑中一跃而起,打退敌人一次次进攻。这一天,3排打退了一个连的敌人7次进攻,仅200米长的阵地上就落下2千余发炮弹和炸弹,敌人不仅未攻下阵地,还留下几十具尸体。
第二天,飞虎山的战斗升级。敌人使用一个营的兵力,夹击5连阵地。5 连共打退敌人7次进攻。其中敌人在第4次进攻时,突破了7班阵地,在两个小时内,双方在一个阵地上反复争夺了12次,终于打退敌人,守住了阵地。这天,敌人同时向3营阵地发起猛攻。其中以一个营的兵力分两路向1排阵地进行全面进攻。在两个小时内,双方争夺了16次,到下午3点多钟,阵地上只剩下4个人,但他们仍然坚持战斗。弹药打光了,就赤手空拳同敌人搏斗,直到2、3排增援上来,又一起反击,杀伤敌人200多。
战斗持续几天,我军阵地基本上已弹尽粮绝。为应对更多的敌人,守住阵地,战士们饿着肚子加固工事,在夜色的掩护下跳出工事,从敌人的死尸上搜集武器弹药,搬石块、磨刺刀。大家只有一个念头:誓于阵地共存亡。
11月8日天刚亮,敌人便出动数百架次多架飞机、动用几百门大小炮,向飞虎山主阵地轰炸。炮弹、炸弹将飞虎山炸得枝叶腾飞,硝烟冲天。炮火一停,敌人便以两个营的兵力向5连阵地涌来。5连三面受敌,形势严峻。就在敌人以为消除了危险,在炮火掩护下冲上来时,工事中飞出一排手榴弹,随后一群勇士从掩体里跃出。石块、枪托砸出了敌人的脑浆,刺刀在滴血……。敌人也知道我军没有子弹了,败退下来后便伏在离我阵地不到100米的地方休息,过几分钟又冲上来,接着又是一场肉搏战。混战从日出开始,一直继续到日薄西山。这一天,究竟打退敌人多少次进攻,谁也说不清,只见山被烧焦了,树被削平了,阵地前躺着300多具敌人的死尸,全连打得只剩下20多人,但阵地还在,寸土未失。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些需要多么顽强的战斗精神啊。
后来,在战斗总结宣扬胜利时,听到他们讲述了肉搏战中的情景:一名叫李兴旺的战士在高地上头部负伤,就在自己包扎伤口时,3个美国兵冲到他跟前,一个猛扑过来,拦腰死死抱住他。李兴旺机智地抓起一把沙土猛地向后一扬,那个美国兵就“啊”地一声松开了手。后面的两个卧地要开枪,李兴旺猛地窜上去抓住卡宾枪,飞起一脚把敌人踢下山崖,并用枪托打死了离他只有三四米的另一个美国兵,然后摘下敌人死尸上的手榴弹,一口气消灭了4个敌人。副班长赵才山打断了胳膊还向敌人冲去;青年团员张玉和双手被炮弹削落,还要求当通信员不下火线,往返于枪林弹雨中传递命令;三排长马增奎最后只带2个人还打退300多敌人的进攻……
在5昼夜极度激烈的飞虎山战斗中,我335团共击溃敌100余人以上的攻击57次,以伤亡765人的代价,毙伤俘敌1900余,在敌军中引起巨大震动。祖国的音乐家将飞虎山激战的英雄事迹写成一部气势磅礴的《飞虎山大合唱》,军文工团演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师团宣传队也学会了其中几段,到部队演唱,有力地鼓舞了官兵英勇杀敌、顽强作战、战胜敌人、夺取胜利的信心。全军上下掀起了创造英雄部队,争取新荣誉的热潮。
荣获“万岁军”美名
38军撤出飞虎山战斗后,转移到妙香山、武陵站一带集结,做好了出击准备。因第一次战役未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致使敌人逃跑,受到彭总批评,全军上下都憋着一股劲。决心在第二次战役中打出名堂,“非要打出38军的威风不可”,“坚决为祖国争光,向毛主席报捷!”我所在的114师同样斗志高昂,大家纷纷表决心,要在战场上见高低,并积极要求最艰巨的战斗任务。
举世闻名的二次战役终于打响。按照毛主席先打伪军的作战思想,志愿军司令部将目标锁定在德川,准备先围歼集结在德川境内的伪7师。德川背靠大同江,位于交通枢纽地带,攻下德川,既可使西线美军背后受制,又可切断东西线敌人之间的联系,便于我军各个歼灭,整个战役将从这里打开缺口。为确保把握,原准备由另一个军配合38军共同完成,但38军军长梁兴初说,不,德川我们包了,保证一天拿下。
按照军部部署,我们师承担了正面向德川之敌发起进攻的任务,我也随团指挥所一起行动。二次战役最关键的一仗由此拉开序幕。
11月25日晚8时,我师从马介洞向德川进发,从北面直逼伪7师防地。我们团连夜向堂洞北山之敌猛攻,激战到次日5时,就占领了敌人阵地,接着又击溃了伪第2师、第3师联队各一部,攻占铁马山、三峰地区。到上午11时,全师完成了将敌人压缩在德川的任务。此时,113师从南、112师从西也都切断了敌人的退路,伪7师全部人马成了瓮中之鳖。26日下午,我军向德川之敌发起攻击,将4000余人包围。敌人在我猛烈攻势下溃不成军,曾多次突围,都被我炮火压制回去,战斗到晩19时,守敌除少数逃窜外,大部被歼灭,有2000多人在睡梦中当了俘虏,我军顺利完成了既定任务。
第二天下午,当我们正在打扫德川战场时,又接到了务必于当晚抢占德川西面嘎日岭的任务。原来,美军不甘失败,急调预备队土耳其旅向德川,妄图首先抢占嘎日岭,以阻止我主力向西。时间紧急,我师一路急行军16公里,于晚21时抵达距嘎日岭2公里处时,发现敌土耳其旅先头部队1个加强连已先占领了嘎日岭的垭口,正在公路边生火取暖。师领导决定趁敌人主力未到,采取偷袭办法,由342团7连和8连分别从正面和侧面夹击,夺下这道险要关口。战士们脱掉大头鞋,轻装上阵,悄悄接近敌人,摸到离敌人近20米时,才发起攻击,只见一串串手榴弹在火堆中爆炸,战士们怒吼着冲上垭口,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死的死,跑得跑,20分钟便结束战斗,占领了哑口,粉碎了美军想重新占领德川的计划。
攻占嘎日岭后,我们继续沿公路攻击前进,准备与112师一起围歼军隅里、价川之敌。当行进到价川附近的阳站时,驻守的土耳其旅的一个营和工兵连,阻挡了我师前进之路。师指挥所决定由我们团配合342团攻打阳站。土耳其旅在美、伪军中是一支比较顽强的部队,先进攻的连队遭遇抵抗,但我们采取了以战斗小组分散进攻的战术,连续夺取了3个山头,很快占领了敌人的炮兵阵地,解除了敌人炮火对我攻击部队的威胁。然后部队向阳站街里发起攻击,经过与激烈的巷站,终于在第二天午后攻下阳站,歼灭敌人700余,突破了土耳其旅的防线,打开军主力向价川挺进之路。
此时,113师正执行后来被称为奇迹的直插三所里任务。三所里位于大同江北岸,是平壤至价川公路上的一个小镇。如果在这里筑起一道闸门,就能堵住敌人南逃之路,为聚歼整个西线战场之敌创造条件。德川至三所里,即使抄近道走小路也有145华里。而他们自攻打德川以来,已有两昼夜没有睡觉,饭也没吃好,14个小时要在有敌情的情况下,走这么远的山路,任务非常艰巨。但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他们借着夜色,空着肚子在山路上急行。途中多次打退小股拦截的敌人。在距三所里30多华里时,天已放亮,敌机不断在头顶盘旋,如果走走藏藏,在指定时间赶到绝无可能。考虑已深入敌后,敌机很难一下子分辨敌我,他们果断除去伪装,快速前进,终于在28日7时50分插到三所里,占领了三所里及以北高地,全歼驻守之敌,关住敌军南逃之门。
他们占领阵地刚刚5分钟,美骑兵第5团部分敌人就从价川方向涌来,前面几辆车刚刚到达,我军机枪、手榴弹便迎头打去,汽车立即起火,士兵纷纷下车逃跑,没几分钟,就被全歼。随后,大量的敌人和坦克又向三所里涌来,战士们英勇奋战,连续打退敌人5次进攻。这时,南边的公路上又开来几十辆满载敌人的汽车,我勇士就在敌汽车驶上大同江桥时,及时炸断大桥,猝不及防的敌人汽车接二连三掉进江中。三所里北侧的敌人这一天相继发起10次进攻,规模一次比一次大,但终以失败告终。
美军在我钢铁般的“闸门”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停止了进攻。三所里战场渐渐平息下来。113师领导分析由于大同江桥已被我炸断,敌人从这里撤退的可能性不大。而在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有一条简易公路,也可以通往顺川和平壤,决不能让敌人从那条路跑掉。他们当机立断,立即派337团抢占龙源里。这时,部队已极度疲劳,许多战士边行军边睡觉,常常一头撞在前面战士的身上,有的一个跟头倒在地上就睡着了,负责收容的同志,就从路两边的水沟里将他们叫醒继续前进。而此时,不仅三所里的敌人转道龙源里,从清川江南撤的美军也向这里开进,准备南逃。
当337团前卫3连经过一夜急行军赶到龙源里时,一个由15辆车组成的美军先头部队已来到眼前。战士们立即出击,很快结束战斗,他们马上占据有利地形加紧构筑工事。工事刚刚修好,大批敌人便如潮水般涌来,一场激烈的战斗旋即展开。要阻止敌人逃跑,必须炸毁敌人的坦克。在我军没有任何打坦克的经验和武器时,战士们凭着勇敢和对祖国的一片忠诚,顶着雨点般的子弹爬上敌坦克,点燃手榴弹。一声巨响,敌人的坦克瘫痪着火,抢上来的汽车油箱也中弹燃烧,公路被堵住了。
敌人开始集中炮火,在24架飞机的配合下,向我3连阵地发起疯狂进攻。炮弹、燃烧弹不断袭来,遍地是炸翻的树干和泥块,弹坑一个套一个,掩体工事大部分被毁。接着,一个营的敌人在炮火掩护下攻了上来。但战士们用聪明、智慧和勇敢顽强奋战,顶住敌人一次次进攻。此时,顺川的北援之敌1个营也向我3连阵地攻击。面对南北夹击,战士们奋力阻击,不断给予敌人惨重杀伤。敌人为了打通这条公路,最后竟动用了上百余架次飞机轰炸3连阵地,但战士们仍然顽强地屹立在阵地上。
在337团激战龙源里时,335团扼守的松骨峰战斗也异常激烈。松骨峰位于龙源里东北,是被我围困之敌逃生的唯一希望。当完成诱敌深入的335团奉命赶来时,敌人已开始顺公路逃来,承担抢占公路旁高地的3连刚爬上光秃秃的山包,未及修筑工事,就看到一眼望不到头的敌人汽车、坦克和步兵蜂拥而至,战斗立即打响。敌人不惜一切代价,一个连接一个连地向我阵地猛扑,妄图拔掉这个钉子,夺路逃窜。飞机、坦克、大炮轮番狂轰滥炸,3连阵地成了一片火海。最后敌人竟以上千人的步兵冲击。战士们一边扑打身上的火焰,一面利用炮弹坑作掩体,向冲上来的敌人投掷手榴弹。面对冲上来的敌人,他们临危不惧,跳出弹坑与敌人搏斗,有的在敌人围困中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最后,3连只剩下7名同志,但阵地仍然还在。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到3连阵地收敛烈士遗体,看到烈士们的尸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态,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掐着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的。有一个战士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另一个战士把敌人抱得紧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手指都折断了。后来,作家魏巍据此写下了《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从此,中国人民就以最可爱的人来称呼志愿军战士。
第二次战役历时8天,共歼敌3.6万余人,其中38军以伤亡2279人的代价,歼敌11000余人。鉴于38军在二次战役中的重要作用和出色表现,彭德怀司令员在嘉奖令上,亲自写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从此,38军荣获了“万岁军”的美名。我作为这个军的一员,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
艰苦卓绝的汉江守备战
第三次战役我军突破三八线,前进200余里后,来到汉江南岸。此时美军依靠其优越的运输条件,仅十几天便完成了5个军及全部航空兵、炮兵、坦克等部队的调整与后勤补给,企图趁我军疲劳、补给困难之际,分东西两面进攻,将我军压回三八线以北地区。38军奉命于汉江南岸长约30公里的地段实施防御,第四次战役中长达50昼夜的汉江守备战开始。
敌人依仗武器装备优势,不断用坦克进行侦察和破坏我工事,用“火海战术”对我进行密集的高度的火力袭击,企图把我军消灭在每个山头上。我军各个阵地都在与敌人进行着实力悬殊的搏斗。336团5连扼守的阵地接连打退敌人一个营和12辆坦克的进攻后,敌人便以8架飞机、30多辆坦克、几十门大炮,集中火力摧毁了该连工事,然后组织大批兵力涌向阵地,战士们从弹坑中爬起,和敌人拼搏,连续战斗了三天,阵地上只剩下10多人,但他们靠“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的坚强信念,顽强奋战,打垮了敌人13次进攻,500多具美军的尸体躺在他们坚守的阵地前。
敌人虽以优势兵力、火力连续攻击十数日,但我英勇将士仍然顽强守卫在各主阵地。此时汉江正在解冻,为避免背水作战,我志愿军主力撤到汉江以北,38军仍坚守汉江南阵地,保证主力部队顺利北撤。随后的战斗更加残酷,数倍于我的敌人不断攻击我阵地,因伤亡过大,339团5连阵地一度失守,但他们把仅剩的29人组织起来,趁敌立足未稳,穿上美军服装摸上阵地,夺得敌人重机枪猛扫,仅十几分钟又夺回了阵地。7连4班扼守的前沿阵地,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战士们与敌人勇敢地冲杀在一起,全班人员全部牺牲,阵地失守。该连3排组织反击,与百余名敌人冲杀数次,终于夺回阵地。就这样,我军与敌人每天都要展开不下十次的争夺战。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指战员们仍能沉着地守卫阵地,以顽强的斗志,积极的战斗行动,以一当百地完成战斗任务,体现了我军打不垮拖不烂的钢铁部队本色。
这期间,我们宣传队也投入了紧张的前送弹药和后送伤员任务,每天晚上冒着敌人的炮火封锁穿梭于阵地上,前线指战员顽强战斗的英雄事迹不断鼓舞着我。特别在我军坚守22昼夜转至汉江北后,我们团据守芙蓉山一带,与渡江美军激战。7连守卫的合甲山前沿阵地的5人战斗小组,以仅有的两三支枪和10余枚手榴弹,坚守阵地9个小时,打退敌人3次围攻,毙敌50余人。2营战斗一天后,仅剩两个班还能战斗,但仍凭敢打敢拼、坚忍不拔的革命精神,完成了任务。
从1月27日到3月16日,38军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顽强守备汉江两岸,阻敌50天,有利配合了兄弟部队围歼敌人,掩护二线兵团集结,使我中朝人民军队赢得时间,从被动中取得主动,并取得了毙伤敌人10747名,俘敌86名,缴获大批武器装备的战绩。战斗中,许多部队弹尽粮绝,以至与阵地共存亡,表现出了我军顽强意志和英雄气概。守住阵地,完成任务的信念,把我军将士紧紧团结为一个坚如磐石的整体。而这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拖不垮打不烂的战斗气概,不正是抗美援朝精神的集中体现吗。作为一支军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在什么年代里,都必须具备敢打必胜的信念和勇气,它是胜利的保障。

1992年,我作为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代表团成员,随团来到朝鲜参观访问。相隔半个世纪,再次踏上这块曾经战斗过的土地,心情万分激动。看着这里的山山水水,想起曾经发生的一切,更加怀念无数牺牲在这里的烈士们。为了世界和平,他们把自己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但精神永存,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为人类进步事业所做出的贡献。
(作者:王福义,原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曾任38集团军政治委员,中将军衔)



分享到:
推荐链接